標籤: 玄渾道章


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兩百五十九章 朝明覓往物閲讀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把青曙、青曦留下,守卫宅邸,随后让李青禾和严鱼明随自己前往明洲。
以他的道行,去到明州也只是一念之间,但这一次没有动用神通,而是准备乘坐飞舟前往,到了天方明亮的时候,就带着两人来到了位于瑞光城外的泊舟天台。
李青禾穿着一身朴素青衫,而严鱼明平常就是张御在东庭时的那个穿着,带着遮帽,手中拿着长剑,就是狸花猫勺子留在了宅邸之中,身后没有一个尾巴,他感觉有些不太习惯。
化為金字塔
走到泊舟天台入口处,面前是一个上去的宽大台阶,这时一个人好似急着赶路,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不留神,就要往下倾倒。
这一下若是滚落台阶,那受伤可是不轻,严鱼明望见,身影一闪,已然到了上方,只是伸手一搭,就帮助其人稳住了身形。
那个人惊魂未定,借助严鱼明的臂膀站直了,便一拱手,感激道:“多谢,多谢,多谢阁下搀扶。”
严鱼明松开手,道:“举手之劳罢了,尊驾走路可要小心了。。”
那人忙道:“唉,是是。”
在连谢了几声之后,便即脚步匆匆离开了,严鱼明则是看了一眼其人手中提着的箱子,方才一接触间,他察觉到里面有些动静,若无差错,应该是神异灵性的反应,不过甚为浅弱。
李青禾这时跟着张御走了上来,察觉到他目光,问道:“严少郎,你可是看到什么了?”
严鱼明对着那人的背影示意了一下,道:“那人手中的箱子里,装的应该是神异草木,东庭这类东西不少,不过一般都是走载运飞舟直接到伏州,这个人却是带在身上,数量少,运起来还不方便,有些奇怪。”
李青禾想了想,道:“那应该是托种的吧。”
“托种?”严鱼明道有些不解。
李青禾道:“托种是明面上的说法,其实就是私种,寄种。”
伏州是东庭有名的神异植株产地,每当一种植株收获之后,在下一轮栽种之时,为了保证沃土之中的灵性,是会有所间隔的,这轮换之际,会出现一个空档,有些人便利用这个间隙,短暂的栽种一些短时间就能收获的植株。
总裁总裁我不玩了
由于记录上这时段土地上是空余,所以这些栽种的植株所获之利也就进了一些人的腰囊,而且这事不是一个两个在做,而是有许多人在做。
听了李青禾解释过后,严鱼明心中不舒服,道:“这不是中饱私囊,侵占府洲的利益么?”
张御道:“只要府洲不是将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俱是设入监察之中,这等事就不可避免,也到处都有,逐利乃是人之天性。”
这等事他虽然见到了,也不准备去多管,因为这是洲府的事情,不在他守正宫的权责之内。
况且管的了这一桩,又管不了所有,站在上层的角度上,要解决问题那就要从根源上解决,只医皮毛是没用的。
他道:“何况此事今朝禁绝,明朝亦有,正如人之疾患,只要有方能除,那便无大碍。只要府洲还在壮大,每一个人都有利可图,见得到未来,那便就无大碍。等到有朝一日,世上好物俯拾皆是,无穷无尽,那自然不会有人去贪图这些了。”
站在上层修道人的尺度上,这些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因为天夏在他们眼里不是静止的,而是像河流一样奔腾向前,他们关注的是驶向何方,又最终会是怎样。只要大方向把握好了,不偏离方向,那么至于许多细致的东西,留给各洲自行去解决便好。
说了几句之后,他带着两人上了一驾飞舟,这驾大型飞舟舱室可容纳一千余人,分为上中下三层,自中舱上方每一人都可有一个单独的舱室。
这是东庭天机工坊所打造的,他看了下,也并不比天夏本土来的差,当然这只是民用造物,还看不出什么来,真正顶尖技艺都是在兵甲造物之上。
如今各个天机院都是在卯足气力往上层力量使劲,不过上一回能弄出一个上层生灵的躯壳,那是有着一定的巧合性的,现在被允许探研的是玄兵飞舟,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想在这上面突破,那还有着一定难度的。
三人在中层后段的某处舱室之中落座下来,半刻之后,随着灵性光芒泛动,就腾空往西南方向飞去。
张御透过舱壁,望向外间,下方乃是一片碧海汪洋,朝明城当初被收复之后,他也是去过几次的,因为怕神性力量的侵蚀,几乎是挖地三尺,推到重新建设了一番,所以每次去的感觉都不一样。
差不多半个夏时之后,他们已然看到了一座笼罩在微光之中的大洲。此刻大日高悬,金色的光华投照在蔚蓝色的海潮之上,燕喙湾中舟船往来不绝,天中亦有飞车飞舟时不时穿梭而过,
州城背后,一架飞虹般的穹桥自州中飞去,带着虹弧跨过天空,渐虚渐渐远,落去远方的海岛之中。
李青禾道:“先生,那家人住在明州郊野。“
严鱼明饶有兴趣道:“那却是好地方,我也去过一次。”明州郊野是有名的温养圣地,那里有一座白气山,内里有大小上千口温泉,每逢休沐日,就有来自各州的人前往此处。
飞舟很快在城外的泊舟天台上停下,张御三人出了泊台,没有再唤任何造物车驾,而是步行前往那户人家。
不过一路过来,只有广阔笔直道路绵延去平原远方,两处民居很是稀少。东庭地广人稀,哪怕这二十多年来的迁徙居民,依旧像是砂砾洒入大海之中。
大部分人口都是集中在瑞光、安州这两个地方,其中安州集中了五成以上的人口,似如明州之东,仅一江之隔的敞原,依旧是大片的广阔的放牧带。
张御在李青禾引路之下,在近午时候,走入了一处遍布李树的小镇,并直接来到了一座以金石修筑,造型方整的三层大宅之前,宅院前面是一个小院,后方是一是琉璃遮棚的小花园,修着花架秋千,与寻常东庭的天夏民居一般模样。
院前有一群小孩正在互掷泥块,不过虽然是在嬉戏,但却不是乱打乱砸,居然还会利用空地上的摆放物还有矮墙做掩护,有人放哨,有人负责攻击,还有人负责绕后,简单游戏之中还有兵法,看着十分有意思。
在外看了一会儿,他往院落之中走入进去,见门前不远处坐着一个老妪,满头银丝,满脸皱纹,脸颊塌瘪,手中支着一根拐杖。
张御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位年已一百八十上了,便算在天夏人中,也是长寿之人了,而且很可能是当初登陆东庭的第一批天夏人,便是抬袖一礼,道:“这可是吴老的宅邸么?”
捡只猛鬼当老婆 鸡蛋羹
老妪一见,颤巍巍了站起来,她眼神已经不太好,眯着看了一会儿,认出李青禾是上次来过的那人,便道:“是,可是玄府的贵客么?是来找我儿子的吧?快请进。”
张御示意了一下,李青禾上前搀扶住那老妪,移步往宅中去,这个时候,门口那些孩童也是围了过来,好奇的看着他们。
过了雨廊,来到了正堂之上,那老妪唤了一声,有一个健硕老者自里大步走了出来,他打量了几眼,露出一丝惊容,对着张御郑重一礼,道:“可是邹先生之子么?”
百里玺 小说
见到张御这么年轻他倒也不奇怪,因为事先见过李青禾,知道这邹先生之子是玄府之人,修道人都是青春常驻,不能从外表分辨年龄的,说不定比他年龄还要大。
张御还有一礼,道:“正是。”
李青禾道:“先生,这位就是吴老。”
吴姓老者是个爽朗之人,语声洪亮,他笑一声,请了他们正堂之中坐下,又令人摆上各种时令瓜果和茶水,蜜饯甜点,满满当当堆了一桌。
他道:“当年我到东庭时是一个船夫,只有一身力气,后来征兵,就当了一个士卒,洪河隘口一战之十分惨烈,我有幸回转之人,只是后来东庭内乱,府中不再理会我等生计,一家小儿读书无门,多亏了邹先生的资助后来才能一个个出人头地,这份恩情无法用钱财衡量,我吴家自我以下立下规矩,以后不管先生有什么用得着,招呼一声,我吴家出人出力,绝不含糊。”
那老妪在旁用拐杖一点,附和道:“要的,要的。”
HAPPY☆BOYS
张御微微点头,道:“好,那便如此说定。”
吴姓老者见他应下,非常之高兴,道:“好好,先生是爽快人。先生是来取那东西的吧,失陪片刻,我去给先生拿来。”
说着,他站起身来,转入屋中,不一会儿脚下生风走了出来,手中托着一个灰玉石匣,摆在了案上,并道:“记得是大玄历三百六十年五月……”
说到这处,他顿了一下,那老妪却是立时接口道:“初四,初四那天。”
吴姓老者道:“对对,初四那天,邹先生寻到了我,说是把这个托我保管,说是可能日后他的后辈来取,若是六十年中无人来取,随意处置便好,如今六十年将近,先生能寻过来,并交托到先生手上,我也可放心了。”
……
……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第兩百五十八章 敘空倒映真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在钟、崇二人离开之后,张御思索了一下,对于这两位的态度他能理解,对抗元夏是他们天夏的事,但其余势力能拉拢也要尽量拉拢,拉拢不了那就要提前解决,免得成为后患。
神子的情况的确应该分开看待,不能因为有神子侵害了天夏之人,所有神子就都是他们的敌人了。
若是他们未曾寄居到天夏人的身躯之中,也没有与天夏对抗的意思的话,那就并不是天夏的敌人。
而且从当下得到的有限情况来看,神子之间的联络其实并不紧密,他们不是一个高度协作的群体,而是一个个彼此分散疏离的个体。
假设他的推论是真的,那么其应该就是哪个文明为主宰的时候就寄居哪个,并融入其中,所以并没有形成自身的主体。
钟廷执、崇廷执二人想必也是看重了这一点,想让其与天夏合作,去元夏寄居,但这里面还有很多问题,这两位当只是想试探一下他的态度,他若不同意,想必就会在廷议上提出此事了。
转念过后,他起身出了道宫,身影一晃,已是来至清穹之舟深处,并来到了那方陈首执所在的空域之内。。
光芒一闪,明周道人现身出来,打一个稽首,道:“张廷执请稍待,首执正与六位执摄说话。”
张御道:“我等着便是。”
说是说话,他猜测应当是别的事情,因为以往与诸位执摄见面,通常外间也只是一瞬,感觉不出时间流逝,不会有什么拖延,不过有一些事应当是首执才掌握的权柄,所以他没有去探究。
只是等了不过一会儿,陈首执的身影便从虚无之中踏了出来,化作了真实,他道:“张廷执,久等了,不知此来是为何事?”
张御先与他见礼,随后就将钟、崇二人的事说了下,又言:“两位廷执认为可利用神子为我天夏而用,御想问一问,首执对于此事如何看?”
陈首执沉思片刻,问道:“如今神子之事查探的如何了?”
张御道:“御近来正在追查之中,只是此事需得抽丝剥茧,而且背后可能涉及至高,所以需要格外慎重。”
陈首执沉声道:“能用则用,不用则剿,那些异种,在与元夏对战之前已然清理过一遍了,再是清理一次也无妨,纵然至高可能涉及上层,我天夏也有诸位执摄应对。”
张御点了点头,道:“御明白首执的意思了。”
但不管怎么说,首先要找到的还是长者,长者毫无疑问才是关键所在,找到了其人,就能解决许多问题了。
而现在仅有的线索,应该就是在那些书册之中。
于是他从陈首执处退出来后,意识便就又转移到了分身这里,继续翻阅余下的书册,去找寻其中可能藏有的那一个解答。
他很有耐心,以往养父给他的这些解疑之题,越是着急越是解不开,需要找寻各种线索,缺一个都可能导致偏离最终,而那缺失的内容极可能并不在一处,所以需要他条分缕析,慢慢将之拼凑到一处。
他到底自身层次摆在那里,在这般详细深究之下,不过几天时间,就让他发现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这正是落在那前两本书上,他发现里面有一句被刻意打乱的至高之言,而只要将其按照正确的次序念出来,那么第一本像是游记的书册上便会多出一页来。
他能看出来,这一页蕴藏着堪称深湛的神性力量,与那些至高石板可谓同出一源。
他凝望片刻,随即着意上去,只是微微一个恍惚之间,便自己已然身处了在了一处密林之内,入目所见,都是庞大无比的神异植株,有的正在捕食各种神异生灵。
他眸光微闪,这里所显现出来的生灵,与养父记载在书中所记载的可谓一模一样。
他伸手出去一摘,将一株怪树上的叶瓣取拿入手,可见此叶仿佛活物一般,在他掌中扭动不止,叶筋、叶沿周围有着细细的绒毛,一丝丝在那里扭动着,还发出某种怪异的嘶嘶声,肥厚的叶瓣开阖之间似乎还能类似锯齿的细密角尖。
他收了起来,意识从中退了出来,摊开手来,此物也是出现在了那里。
逐沒 小說
他心中明白,那里并不是一处空域,而是利用了至高之力,对于养父当日所见以及书页之上描述之物真实呈现。
也就是说,只要不去触及更高层次的力量,身处方才那空域中时,与他处在真正前纪历之中某一时段没什么区别。
心光法力可以将心象之物照显为真实,至高之力自然也可以,并且并非是昙花一现,只存片刻,而是能真正存续下去的。
这其实就是对至高之力的借取,他对于引动至高之力一直是很谨慎的,不过这般做问题不大,因为这东西就算被炼化耗尽,依旧是归回天地,对于至高来说其实不存在损失。
只是有一个问题……
那一片树叶本来在他手中之中扭动不已,可随着他心光护持的撤去,立时萎靡了下来,似没有先前那么活泼了,几个呼吸之后,便就开始了萎缩,短短半刻之后,便就化作了一片焦炭,窸窸窣窣掉落下来。
张御眸光深远,他清楚,这不是至高之力不济,而是受到了浊潮影响的缘故,浊潮扭转了道机,这便使得一些极端适应某种道机的神异生灵无法承受变化。
特别一下从适合自己的天地陡然挪移到道机完全不同的世域中,当中又没有任何过程,那就会产生如此结果。
他想了想,那书页之上记载了不少神异之物,有些东西对天夏也是有用的,本来他倒是打算利用里面的物事的,现在看去,要想利用,需要斟酌一番了。
就算不成,也不可惜,因为他能感觉出来,书册之中所隐藏的隐秘当还不止这些,应该还有更多东西在里面,接下来正好慢慢探究,或许还能由此增添更多手段。
再是半月之后,趴在那里的妙丹君忽然叫了一声,李青禾来至书房之外,言道:“先生,严玄修到了。”
张御道:“唤他进来。”
不一会儿,严鱼明自外走了进来,他脚边跟着一只狸花猫,他对着张御一礼,道:“见过老师。”又道:“到了老师这里,就如同回到了家中一般。”
张御道:“为师倒是疏忽了,鱼明你家中可还好?”
严鱼明笑道:“回老师,都好。”
他算是东庭玄府收养的弟子,不过他并非自己一个,还有一个兄长和姐姐的,只是没有修道资质,都是寻常人,如今都在东庭安居。
这个时候,妙丹君忽然从架上一跃而下,来到了那狸花猫面前,后者老老实实蹲了下来,妙丹君盯着它看了一会儿,随后伸出爪子拍了拍它的头。
严鱼明看到这一幕,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咳了一声,从袖中取出了一份文册,道:“老师让弟子去取的凭据,都在这里了。”
张御接了过来,目光落去,这是是当年受他养父资助之人的名单,要查出这些并不难,因为过去的他的养父也不可能去一户户的亲自奔走,而是通过银库汇钞,然后那些人再凭贴到银库去取,每一笔都是凭据留下来的。
透视神医
东流无歇 小说
在这上面,他还看到了“舒同”的名字,也就是当年荐他入泰阳学宫的那位保人。他一直认为是养父的旧友,没想到曾经也是受资助的人之一,不过想想也很合理,
这后面还附带有每个人的大致情况,当年那些人,如今有的还在,有的早已亡故了。
张御唤了李青禾过来,将册子递给他,道:“青禾,按照这上面的名册,你代我去一趟,打听一些事情。”说着,他详细嘱咐了几句。
李青禾接了过来,躬身道:“先生,我这便去。”
转眼又是二十余天过去。
这段时间内,张御在找寻线索之余,也是会时不时会把意识投入那一页书中探查。
随着往密林深处进入,他还看到了一些游记上不曾记载的生灵,看来的确是将某一段纪历返照了出来。
只是目前为止,他并未遇到任何异神,只有各种各样的神异植株,似乎在这个时段,就是这等神异植株的天下。
H2O
这日他在探询之中时,忽然心有所感,就自里退了出来,并道:“青禾回来了?进来吧。”
李青禾自外进入,躬身一礼,道:“先生,这些天青禾遵照嘱咐,将书册之上所记录的人家都是走访了一遍,许多人家很激动,不但想见先生,还想把钱还给先生,不过青禾按照先生意思婉拒了,并遵照先生嘱咐询问了许多事,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什么,倒是有一家……”
他顿了顿,道:“这一家人姓吴,如今住在明州,其声称是见过先生养父的,并且还有一件东西留在那里,不过他说先生若要取,那便要亲自去一趟。”
张御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如今的明州,就是过去位于燕喙湾的朝明城,以前曾一度被神异教徒所盘踞,他和窦昌二人突袭此间之后,这才彻底抹平了这里,让之恢复了过来,这大半月他来没有探查到更多东西,不若就朝此走一趟了。
……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兩百五十五章 覓往在初途鑒賞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邹先生么?”
陶生看了看张御,感叹道:“原来小郎不知道他的下落。”
他回忆了下,道:“邹先生这个人见闻广博,学识非凡,为人也是谦逊有礼,我也是很佩服的,他有一身本事,可是许多人并不知晓。
你问去了哪里,我也不太清楚,我记得最后一次见到邹先生,也是你跟随荀先生去修道没有几天的事。
那时他好像接到了一封书信,似是要急着离开办一件事,而且短时间内似乎不准备回来了,是故将宅中的物事都是赠了出去。他还替镇里捐了一批书册,又将一些书册交予我保管,所以才与我见了一面。”
张御道:“书册?”
陶生道:“都是些古旧存本,大多数是一些土著方面树皮书,我后来翻看过,上面的文字形似图画,虽然生动,但意思晦涩,还有一些是破碎的石板拓文,东西非常零落散碎。”
张御心中一动,道:“这些东西不知如今何在?”
陶生道:“因为镇中搬迁,我也无法长久随身携带这些东西,故是我后来托人运到了东庭泰阳学宫,由那里代为保管。。小郎,你找要你义父的下落,那不妨翻一翻这些书册,或许你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张御忖道:“泰阳学宫么?”
陶生这时道:“你等一等。”他转身了藤屋深处,过了一会儿,拿出了一个木匣,去了外面的蜡封,他取出了一份折册,道:“这是当初的托书,你拿去吧,这些东西在我这里寄放了几十年了,也该是物归原主了。”
张御伸手接了过来,他没有急着去翻,而是对着陶生一揖,道:“学生谢过老师了。”
陶生笑道:“只是小事,又不碍着什么。对了,当年你义父还出财资助了不少镇内的年轻人,据说东庭不少年轻人都收到过他的接济,人数也不少,也不知道这些人见没见过你义父,你若是藏书之中找不到线索,还可以去那些人处问问。”
张御点了点头,又道:“此事不急,许久与老师未见,学生还想与老师叙叙旧,顺便还想在老师叨扰一顿,学生犹记得,当年老师所做菜饭尤为可口。”
少时养父经常在外跑动,有时候要三五天才回来,也不知道做些什么,他就是在陶生家中进食,虽然过后尝了诸多美味,但是唯有这位老师家中所做的菜饭最让他难忘。
虽然修道人不需要进食了,但这只是在于他们心中的选择,他们还认同自己是一个“人”,那便不会去摒弃这些,而似玄修正是保持着人的性情最多的一个群体。
陶生失笑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记得,也好,我在深山与溪声虫唱为伴,也不知道如今的天夏是何模样了,又多了些哪些学问,你也和我好好说吧。”
张御在这里驻留下来的同时,他的另一道分身此刻已然落到了泰阳学宫之前,看着泰阳学宫大门上的玄浑蝉翼纹,他事先也没想到,事情转了一圈,却是回到了原点。
应该说,当初他来此读书的时候,这批托书便应该便已是存放在这里了,只是当时他并不知晓此事。
但是话说回来,以养父的层次来看,便是上面有什么东西,以他当时的层次,恐怕也看不明白。
他踏阶而上,一路走入了进来,此刻正值午后,可预见不少出出入入的年轻学子,偶尔还会见到一两个师教。
他并没有显露出身影,所以这些人都是看不见他的,但是都会不知不觉从他身边避开,自己却是一无所知。
他一路所行方向,正是泰阳学宫的正殿所在奎文堂。
奎文堂内,柳光正在翻看着院中对各洲投书师教的评议,还这些师教所撰写的论述文章。
泰阳学宫的师教如今可不只是东庭出身了,还有许多就从天夏本土来的。
东庭这地方山海水陆皆备,四季如春,风景宜人,物价便宜,物产也是丰富,且更是汇聚了各地美食,而且除了天夏风物之外,还有各种土著文化,兼之地广人稀,十分宜居,所以引得本土不少师教来此定居,并传授学问。
而东庭府洲,泰阳学宫无疑是最顶尖的,过去和如今都是如此,故是希望进入学宫的师教也有不少。
而这些论述文章柳光都是自己一篇篇亲自翻看,并作出评判,从不假手他人。
外面有人言道:“柳学令,有人找寻。”
柳光专注着看着文章,以为是哪个师教寻他,便道:“请他进来。”
随着沉稳脚步响起,柳光抬头一看,却是一下露出了惊喜之色,不由站起道:“张兄?”
张御抬手一礼,道:“柳兄,许久不见了。”
上次他来泰阳学宫时,乃是来此传授天夏古言,不过这几十年来,两人也偶尔有书信往来,只是张御并未言及自己具体做什么,柳光也知他是修道人,也从不追问。
柳光也是一礼,笑道:“张兄你可是稀客,快快请坐。”他请了张御到一边坐下,道:“张兄可是又有什么看重的学生了么?”
张御道:“倒非是,今日来乃是为一桩私事,当初我塾中老师替我养父将一些书册托在泰阳学宫之中保管,如今我打算取回,也不知这些书册是否还在?”
柳光详细问了下,笑道:“托书通常不过六十载,那便不会有所遗失。其实这也就是明面上一些规矩,百年前的一些托书,若无必要,也不会去刻意动的,张兄所言的那些书册,此刻应该都在。”
宣文堂内藏书无数,除了本身收藏的,就是一些私人捐赠和他人托管的,只是摆在外面的书就看不过来了,若不是珍贵的孤本残本,堆在那里是根本不会有人过问的。
柳光与他聊了两句,又道:“我这里事情也不紧张,不妨我陪张兄前往,将书册取了出来。”
张御欣然应下,虽然他也有一个身份是泰阳学宫的学令,但是对照起来也要惊动不少人,还不如让柳光帮忙更为方便。
两人出了奎文堂,一路就往文宣堂而来,路上张御问道:“屈兄现在还是文宣堂的管事么?”
柳光道:“屈管事?他早不是了,回去养老了。”
张御微微点头,道:“屈兄如今也才年过八十吧?”
柳光笑道:“屈管事虽然身体康健,不过性子懒散,现在在海边结庐而居,听说又找了一个续弦,又有了一儿二女。”
张御道:“这也是屈兄以往之理想了。”
柳光道:“对,我等寻常人,平日里也就是这等想法了,但天夏若见内外之敌,也是能挺身而出的。”
两人说话之间,逐渐来到了文宣堂前。柳光道:“现在的管事说来也是张兄的学生,安初儿。张兄还记得吧?”
张御道:“自是记得。”身为修道人,除非他自己刻意去遗忘,人生之中的每一幕,只需一转念间,就可历历在目。
随着两人走入文宣堂中,柳光着人通传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自里走了出来。
她见到张御与柳光一同在此,不觉欣喜,立时对着他万福一礼,道:“先生,学生有礼了。”
张御看了几眼,当是因为经常服用丹丸,锻炼呼吸法的缘故,安初儿与上回见到时依然相差不大,明眸皓齿,肌肤光洁,表面看上去也至多二十出头的年纪。
他道:“不必多礼。”
冷靜點我是你哥,這樣不好吧?
柳光在旁道:“张兄今日来此,是查过往一位长辈留在这里的托书。”
安初儿问道:“先生可有托贴么?”
张御从袖中将那份帖子取了出来,安初儿查了下上面的页号,不必去费力对照,便知情形,道:“这些东西都在,先生是要取出翻看还是带走?”
张御道:“先看一看吧。”
安初儿道:“好,先生请随学生来。”
柳光这时也不陪着了,对他一拱手,道:“张兄,记得离开之前再去我那里坐坐。”
张御应下,就跟着安初儿走入文宣堂的封库之中,安初儿对着页号来到了一座石门之前,道:“先生,托书都在此间,从档册上看,期间并无人清理查阅过。”
张御点头,这情况对他来说也是好事,虽然他可以追溯过往,但是现在东西都在这里的话,也就能省却一番麻烦了。
安初儿将一枚金属钥匙插入了门锁,听得嘎嘎几声绞盘响动,石门便即缓缓移开。
张御朝里望有一眼,虽然那些托书单独放了一个置放之地,但东西并不十分多,也就是摆满了两个书架,这里还有一张方案,两把靠椅,应该是方便来人查阅所置。
安初儿问道:“先生,是这些么?”
张御看了几眼,道:“没有错。”只是一眼之下,他便知道这些书册自搬入进来后的确数十年中无人来过,而且其中有几本书还是自己少时看过的,可以确定就是这些东西。
安初儿看他似有在此翻阅的意思,便捧出一枚明珠,摆在了案上,用手轻轻一抚,便霎时照亮了整个内堂,道:“那先生,学生就在外面候着,若有什么需要,先生可以吩咐学生。”说完,她万福一礼,就退出去了。
张御待其离开之后,便是走了上去,目光一扫,便将其中一本书册拿了起来。
……
……

人氣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八十二章 知己辨世人 谁是谁非 鑒賞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這一枚道印散莫不是尚未見過的,也能夠因此前兵戎相見的道印碎片,但管誰人,定然能使鍼灸術能為更上一層。
趁熱打鐵張御想頭轉向中,相仿鞭辟入裡了一方毛孔當中,發覺心扉都是在日日往裡沉澱入,除卻,怎都感弱,這等知覺,卻小像是還沉入道隙裡了。
劈手,他陷入了一派極端夜靜更深中段,八九不離十全路一切東西都是依然故我了下,連文思亦是光復,逐漸記不清了自各兒,丟三忘四了外物。
不過靜最處便為動,在這等恆常空靜此中,有花盪漾遽然泛開,全部與世隔絕之世頓被衝破,上百光臉色氣一同湧了上。
張御再一次體驗到了自我之是,他能滿處不在的氣光偏袒別人通報而來,而他自身亦然化相容了此中,隨後動盪不定初露。
眼底下,他手中握持的那枚玄玉以上也是一陣陣光陰熠熠閃閃,坊鑣手中紅暈般忽悠回返,乘隙騰更進一步比比急速,緩緩地了過渡,就在光焰由內向外鋪滿全盤玄玉,像是將之滯脹撐滿然後,玉面以上顯露了少數絲的裂紋,再是破碎成了居多小小的玉屑,颼颼隕到了大殿該地上述。
張御心房居中退了出去,他望向正途之章的光幕之上,目下,那裡又是多了一枚道印,他也是知悉了此印幹嗎,這是一枚聞印殘片,附和的是六正印半的“耳印”。
“耳”為聞為知,為傳引,為辯別;對號入座這枚道印之能,益發有賴於“知我、辨人、聞世”。
在冷暖自知,心明如鏡了此印之用後,他也是群情激奮為之一振,道印各有其能,“聞印”並不行直白增添他的鬥戰之能,但表現階,此印對他的效驗能夠更大。
裡頭“聞世”之能有賴於對內感觸,若有劫危代數方程駛來,不能延遲秉賦察知,還要此印若得下好,則名特優新反向察觀,辨明看劫危起之於何地,起之於誰上述,覺得之力得伯母增高。
“辨人”之能,令他力所能及議定此印較清晰判斷外方的目的、神通以至於法。這假設新增“目印”坐視不救建設方的氣機流轉,那般當更收實效,要敵無有權術擋己,那在他前幾乎即是不佈防的,夠味兒一眼望得通透。
而且辨人、聞世之能如果刁難耍,再加目印之能,優質教他能更惡感察到敵手生龍活虎信託之五洲四海。
而除了如上兩下里,“知我”之能毋庸置言是眼下盡行得通的,進一步是般配“啟印”來用時,更有奇奧之用,優良知悉己分身術該是何等走動,又該往哪個來頭去力竭聲嘶。
薄情龍少 小說
要大白,修道到了他本條境域,那完就憑自悟了,消人力所能及感化他,上境大能走得都是己方之道,實屬傳下的法術,也是和樂對妖術的解,他人變得授傳,也需得循規蹈距,清楚自我,才陸續往上行走。
可修行宛一個人站在漫無邊際中間,無人哺育的困難就有賴於,你不瞭解算是該往哪去,唯其如此取給談得來的咬定去求同求異。設若走對了還好,透過蹚出一派紅燦燦宇,如果走錯了,那興許就道業了事。
且老手道中途,這等選項訛誤一次兩次,可要履歷浩大次,然而選錯一次就或許導致永無攀登之或者,只還一去不復返遍斜路可走。
而方今得有此印,卻是可知假公濟私告知他,自個兒該往誰自由化去,儘管如此這“聞印”自各兒唯獨一枚殘印,並沒門交卷安用心,可光惟獨凶猛指出自由化,就業已入骨的得了。
不光是諸如此類,茲他特別是玄法喝道之人,又是玄廷廷執,自有事帶得更多後進攀緣基層界,更別說現今有元夏仇人在內,此亦是迫用。而存有此印,那便能辨人辨我,因而立造出一發符合晚輩攀渡的章印。
在這一期思隨後,他試著運作了瞬道印,這人暗訪的本人,他想明亮自各兒何時能抱屬於自各兒的巫術。
道印一溜裡邊,只感覺滿身天壤芒刺在背起一沒完沒了,輕線光華,並似與外世與萬物似有鬧了那種合鳴。
大道爭鋒
本來他曾跳解脫了凡塵,斬斷了萬物具結,但他自己還在坦途裡邊,萬方這些事實上是他我造紙術與下交流互融的反映。
他雖具“身印”,能明本身,但僅知眼底下,難知未變;而得聞印運作,袞袞變通俱是照臨而出,底冊迷糊的玄機都是漸變得漫漶辨明從頭。
未幾時,他心中便得備一下謎底。
往他曉自身鍼灸術正不負眾望之中,並不喻實際會是多久,但如今卻是強烈冷暖自知,心明如鏡,一旦自個兒不屏棄修為,再就是連續刻骨開鑿當初所抱有的次第道印,恁充其量兩載歲月,就可將魔法悉。
他想了想,以前他對與元夏烽火可得逗留的日有個簡單易行預估,而兩載時候無景象,元夏那邊還未見得對天夏持有感應。要是劉廷執那兒全部荊棘吧,幾近這時段也是該把造作外身的成熟武藝握來。
兩載爾後,那便很保不定元夏會利用怎麼著走動,比方酬對的好,唯恐還能蘑菇更久,假若文不對題,恐怕元夏立時就會興師動眾對天夏的進犯。
惟有方今得了這枚聞印,貳心裡倒有一期磋商,假定熾烈大功告成,那也許真個允許將韶華拉長下。
他抬起來,由清玄道宮望向天外,坐了說話後,便即喚出訓早晚章,尋到了戴恭瀚,並傳意病逝。
一刻往後,後人身形從通道之章中照浮現來,對他打一下叩首,道:‘張廷執只是尋戴某沒事?”
張御亦然還有一禮,道:“比如先前廷上座談,以一夥元夏,此輩之所求,有一點優秀不非同兒戲的面,大好照著施為,御看,元夏所哀求墩臺,當是精練先在概念化當間兒修建肇始了。”
建設墩臺,這是元夏與他的聯盟內,所需要他做得最主要件事,況且好不慘重。
此物放倒,事關重大以便方便兩界間的傳訊和往復。則這器材遜色不足的修行人鎮守,天夏只要粗發力就能將之破,可是在元上殿,就是說上殿這裡,卻是地道非同小可的事件,所以這買辦獲了元夏在天夏那裡獲取了一言九鼎個立腳點,不無高大標誌效應。
元上殿但每旬都邑給下頭電貼,不忘不了流傳我的,而這上面好壞市值得不在話下的,有利於她們與諸世風決鬥元夏的指揮權。
而是在張御相,這也是一個衝突的焦躁點,本來元夏會役使的,天夏也無異於能利用,且或能憑此不辱使命一部分從前覺著礙手礙腳瓜熟蒂落的事。
戴廷執道:“在外宿陣璧壘墩臺倒化為烏有何許礙事,張廷執是當眼底下穩操勝券是美妙甩手此物湮滅了麼?”
絕 品
張御拍板道:“戴廷執翻天掛牽施為,內御已是備配備。”
在收穫聞印有言在先,此事他還感還需再拖上一拖,然則到手聞印往後,他卻是好議決豎立的這墩臺,將兩端平平常常傳送之言辨聞中聽,這樣縱然不去管此外謀終究否可成,也齊名變價贏得一番驚悉情報的渠道。
戴恭瀚道:“此事戴某稍候便就處理下來。”
張御道一聲多謝,便與他別過,後看向不著邊際,便化出了同船化影分櫱,於俯仰之間過來了居陣璧外頭的宮臺以上。
在這處面臨失之空洞的寬大平臺上站定隨後,他以訓天道章對著某處青年人發號施令了一聲,繼等在了這裡。
未大隊人馬久,有一亮亮的自山南海北上漲臨,並落在了大臺上述,裡屋併發別稱口眼喎斜的元夏修女,戰戰兢兢看了看他,道:“但張正使麼?”
張御道:“是我,你算得盛上真正青年?”
聽他如斯說,這元夏教皇迅即解乏了好些,對他執一禮,有道:“犬馬稱為胥圖,虧得盛上果真門人。”元夏不意識門派,也單獨下殿因索要,還護持著不依靠血統的功法承繼了。
張御道:“你今天說不定接洽到盛上真麼?”
胥圖約略出乎意外,他沉吟不決了頃刻間,道:“雖是急劇,但如其目前傳訊,低位墩臺的話,卻需依賴性上真恩賜不才的金符,此物用一次便少一次,且也為難讓上殿掠取下……”
張御道:“你不必管那些,我假如你此刻發一封書信趕回。”
胥圖哈腰一禮,道:“是,上真讓奴才趕到此間後整服帖張正使部署,不清晰張正使要傳告哪?”
張御淡聲道:“嗬都必須寫,你就諸如此類發回去、”
呦都不寫?空缺文告?
胥圖一對猜忌,但揆度這位或是與盛箏早有定約,故此自袖中掏出一枚金符,耍貧嘴兩聲,跟手往天中一擲,長足化一道燈花往膚泛飛去。
張御目不轉睛著那共燭光,元夏便連金符也不離兒遁回虛無飄渺傳訊,隨地隨時盡善盡美指向天夏,而天夏險些對此輩是拉開的,此處的確是搶亟需一個風障了。
那一枚金符在穿渡兩界之門後,便飛進了元夏界內,在華而不實半急湍湍穿渡,直往下殿遍野而去,然其還沒達寶地,悠然有一隻手從空洞無物正中伸出將某部把捕拿,竟是平白無故截拿了已往。
……
……

精华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七十七章 待時索機玄 韬神晦迹 奖掖后进 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終歲以往後,廖嘗就被過主教帶了復壯訪拜張御。
他現在時亦然明白了張御與元上殿的複議,但是他說是諸世道入迷之人,則偏偏一番旁系,卻是職能的文人相輕外世尊神人,對待張御天夏使者,實質上也稍事留心,故是在來之前,略帶漠不關心。
不過迨了張御先頭,見繼任者眼波望來,卻是心目一凜,發覺一股諸多機殼直入心靈其間,他不自覺的哈腰,並把態勢放低,謙虛謹慎道:“見過張上真。”
過修士則是在兩旁鎮定。
張御道:“你就是廖嘗?”
廖嘗道:“是,幸喜鄙人。
張御道:“廖祖師,你是也是有道行之人,但是修為光廣泛,可因你是元夏苦行人,到了天夏,一顰一笑肯定都是惹人注目,故此你需隨在我等身側,無從無度混一言一行。
符皇 小说
你若有呀從事,大團結沒門彷彿,那就先來問我,再不出了粗心,我假使能治保你,也需你祥和上進殿諸君司議說明了。”
廖嘗模糊的看了過大主教一眼,見其流失呀反映,便又道:“是,是,不才任何應許服從張正使的指令。”
張御道:“那廖神人就先返準備瞬,異日歸程,你再來此。”
廖嘗躬身一禮,過修女亦然一禮,道:“那過某也便先敬辭了。”說完此後,他便帶著廖嘗走了入來。
張御看她們背離,他起立身來,在殿內走了兩步,過了少刻,他探手入袖,取拿住了那一枚金印,心光入內一轉,倏忽有同船光芒照灑前來,而在光柱當中,盛箏指鹿為馬人影在其中浮現而出。
他道:“盛上真,我必要的小子只是打定好了麼?”
盛箏一抬手,他的鬼祟就由曜凝集出了一期個私名,下級還有一溜發字附錄,他道:“張正使,這是你要盡數人有千算跟隨爾等去往天夏的元夏修行錄。”
這一次儘管如此諸社會風氣塞到天夏主席團中的人有大隊人馬,而是下殿司議亦是司議,就此很簡單就找還了該署人的虛實,歸根到底那些人也訛誤莫名其妙長出來的,都是有地基的。
張御掃了一眼後頭,就把備人的簡單述錄都是記了下,他道:“剛才上殿往我此送了一下人,名喚廖嘗,不知盛祖師可否識得?”
盛箏沉默寡言下來,好像在與好傢伙人互換關係,過了會兒,他才道:“明亮了,這人說是涵周世道之人,最為這而是一番直系。”
“涵周社會風氣之人?”
張御心念一轉,元上殿上殿欠佳用下殿之人,用嫡系也是好端端之事,每一度飛往元上殿控制司議的族長、族老,也不是孤家寡人而去的,走時總會帶一批人,諸社會風氣也緩助他們把知心人心腹都是帶入。
可據他垂詢,涵周世風在三十三世風半也很是非正規,聽由是上殿和下殿,都和此世界掛鉤較為友好,倒不如餘諸世風裡面倒不怎麼疏離。
這圖景就很奇異了,如下,兩利於益關連才或者走得更近,才指不定聲張住元上殿和諸世風內理所當然留存的齟齬。
他曾經就有過狐疑,這涵周世界會決不會和諧所想的那一下地區。
唯獨還決不能似乎,無上此間有人當能答題,因而他徑直問津:“此涵周世風備感與你們,是不是有怎麼出色之處?”
盛箏呵了一聲,深遠道:“張正使倒急智,你若不問,我也決不會肯幹喻你,這倒過錯我死不瞑目說,不過礙於誓言。關聯詞閣下既然如此問了,我便粗露出少數,涵州世風手法特等,與我元上殿歷來有大用,故是掛鉤緊繃繃某些,我設張正使,就將那廖嘗早些刪,省得座落潭邊來哪門子情況來。”
張御點了頷首,盛箏近乎沒說何等,唯獨透露出的音書業經足多了,以資其言礙於誓,那定然是對頂嚴重之事。
呦業連元上殿都要這樣鄙視?
成他之前的推測,他差不多曾經能決然團結一心的判別了。
他道:“多謝指導,此事我這麼點兒。”
盛箏道:“張正使蠅頭便好,盛某僅僅不志願咱倆裡頭的經合還未下車伊始就鎩羽了。對了,”他笑了一聲,道:“張正使若果備感該署人是個艱難,我等也名特優新幫你等在路上收拾掉。”
張御道:“這便無謂了。”
諸世風剛送來慰問團中的,磨就除掉,這也太過有勁了,乃是廖嘗該人,不怕而外了,一經錯事明著扯臉,元上殿也會想法再送人至,消亡何實為效力。
他又言:“我日內就將重返天夏,男方所安頓的人,又精算啊際來?”
關於金色波浪卷是我青梅竹馬的她才是女主角這件事
盛箏道:“張正使那幅個還在內汽車兒童團成員中,可有相信的腹心麼?如果適可而止,我可把人送來那邊去。”
張御略作考慮,便說了一句瘦語,道:“外方可將人送來這位英祖師湖中,到時候說這句瘦語便好。”
盛箏道:“盛某著錄了,少待會處分妥的。張正使動身下,若欲與我關聯,不錯議決我等放置既往的那人。”
張御道:“便如此這般。”待與盛箏談妥自此,會集在他河邊的光輝便灰飛煙滅了下,金印也是重起爐灶了原面相。
他想了下,天夏可靠原樣是須要諱的,再何以也決不能錯開這等常備不懈。無上天夏那邊自他出使爾後就直在做著有計劃,無非勉為其難少少道行不高的一般性祖師,卻是不費吹灰之力應時而變慮。關聯詞有一期本土反之亦然有狐狸尾巴,仍消周密以防萬一。
廖嘗與張御談不及後,就被過修女一塊帶到了元上殿大殿內,到達了蘭司議座前,蘭司議自座上望下來,問及:“奈何了?”
廖嘗道:“稟司議動問,還算順利。”
斯薩克諾奇談
蘭司議看了一眼過教皇,繼承者點了點點頭。他略作唪,便一招手,急若流星兩道杲上了廖嘗前面,他道:“這一件陣器給予你,重大天時,可助你躲避天夏的一應偵查。”
廖嘗看了看,那是一枚大五金蛋,上端有細密紋路,但感觸缺陣漫氣機,本能感覺這陣器略例外般,猶如並魯魚帝虎蘭司議說得那麼著複合,可他也不敢多問,更不敢多鑽研,單純低頭道了一聲:“是。”
妖孽 仙 皇
這兒他又望向另合輝,這是一份卷冊。
過修士表示道:“廖神人,可以翻開一看。”
廖嘗於是乎取下手中,展開翻動了方始。
蘭司議道:“這方面是出門天夏的使節報過來的信,你到了這邊,倘若偶爾尋弱元都派之人,那便特需對何況審驗,若有取締,無日交口稱譽報我。”
元夏從一苗子就有著重夏地了,神夏和天夏早期,稱得上是一片錯雜,內訌極多,寰陽派所做之事,連元夏都痛感可惡,這段時代元夏對天夏是也許分解的,燭午江、妘蕞等人的刻畫,適合她倆從前對天夏的舊有記念。
然而這兩人就是說伏青世風之人,元夏元上殿務須有己的音息水道,往年對付一對皮上較為難啃的世域,他倆亦然如此擺設的。
廖嘗收妥書卷,折腰道:“部屬遵奉。”
總裁 別 亂 來
短平快又是肥往日。
張御每天都市接元上殿送到的信報,語他師團別人到了何地。
林廷執此為豎受到諸世道的約,痛感再這樣下去想必會耽延事,故他作東將這一同人拆開。左右她倆這半路人也是較多。
張御動腦筋了少刻,由於林廷執作工很有表裡一致,每股世道並莫得停止多久,頂多也特別是三五日,是以比照好端端的途程睃,大抵元月日後,佈滿人就騰騰臨與他歸併了。
他往外緣的時晷看去,眼光在晷影上凝注了時隔不久,如約元夏的天曆,再有兩個月多小半饒一年之盤活之日了。
遵他事先的想,因為元夏所塑之己道與際並別無良策一概順應,因而兩邊因禍得福以內必會有暴發縫隙,此夾縫當雖隋沙彌獄中的餘黯之地。
而之隙洞並不對實則生存的,可是己道與天所消亡的分歧,姑妄聽之沾邊兒稱做“隙洞”。
關閉彼此矛盾惟極小不點兒的,然兩者進一步犬牙交錯,則牴觸越大。在賓主靡倒之前,元夏只能姑息氣候,故在每一年中城市作到必然的醫治,以死命較少衝突。
而以此時節,正是元夏對此整個宇監察莫此為甚嬌生慣養之時,那時候隋道人飛往餘黯之地,當縱然以了這小半。
唯獨如他此前所想,隋僧徒說是元夏大主教,這人能做得事,他可未必能完成。是以他想去那兒來說,這樣做還緊缺安妥,還欲一度準繩。
他已是想好了,頗準星,實屬在一年週轉復始當口兒,他乘舟穿渡迴天夏,闢兩界豁子的那片時!
屆,他之意識兼顧當能出外那邊旅伴!
這並錯誤痴想,比如說荀師要緊次向他提審,哪怕運了年月輪崗,這解釋此處的空兒是美妙詐騙的。
他看這元上殿,不怕酷上被埋沒,然後他亦然歸回天夏了,元上殿並不認識他歸根結底要做喲,根據他對元上殿的知,以便佈滿景象著想,此輩有特大或者所以渺視以往,竟是會幫他壓下此事,而不會來做嘻探賾索隱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