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流香千古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三國之巔峰召喚討論-第2418章:天下強者盡歸供奉殿閲讀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第2418章:天下强者尽归供奉殿
嬴昊选应龙来执掌供奉殿,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首先,应龙是大秦唯一一位准半步玄境的强者,境界上高于其他大宗师的强者。
其次,应龙一人杀了大汉大半的大宗师,凶名赫赫,能够震慑助那些心高气傲的大宗师。
最后,应龙出身于嬴氏一脉,并且还是皇族直系,身份地位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
嬴昊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三点,所以才会选择让应龙执掌供奉殿。
应龙再三拒绝,但奈何嬴昊坚持,无奈之下,只能接下来这个重任。
嬴昊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搞定了应龙之后,当即开始着手组建供奉殿。
大秦半步大宗师及以上的高手,除了有任务无法返回的人之外,基本全部都被嬴昊给召集了过来。
大秦卡在半步大宗师的人还是不少的,不把军方的人算在内的话,还有:盖聂、卫庄、秦义绝、宇文拓、李逍遥、扁鹊、鲁班、碧霄、琼霄九人。
九人中以李逍遥的运气最好,得大宗师独孤宇云临终传功,在加上自身天赋绝佳,竟在短短五六年内,一跃成了半步大宗师级别的高手。
不过李逍遥成也传功,败也传功。
他的功力是独孤宇云所传,而不是自己一点点修炼来的,这虽让他在半步大宗师之前没遇到任何瓶颈,但同样也造成他突破大宗师的瓶颈坚若磐石,突破的难度比其他人要高上十倍。
不出意外的话,李逍遥起码要卡在半步大宗师十几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直到他彻底领悟自己的武道才能突破大宗师,否则的话这辈子他都只能是半步大宗师。
盖聂、卫庄等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皇帝陛下为何突然召集他们,但紧接着却都露出惊讶之色,因为独孤求败、裴矩等大宗师一个一个的竟然全都来了。
除了嫁给白起的阿青夫人,以及东西宫两位皇后。
“这,这是要干啥呀?”
李逍遥一脸的震惊,他一直在六扇门任职,日常就是抓捕江湖上的罪犯,可从没见过这么多大宗师。
“肯定有大事要发生。”宇文拓说道。
盖聂卫庄迎向独孤求败,盖聂问道:“独孤兄,陛下同时召集我等,究竟为何呀?”
独孤求败摇了摇头:“在下也不知。”
碧霄和琼霄,见云霄金灵等四人一起过来了,于是上前打招呼。
碧霄却道:“咦?姐姐,金灵师姐,一段时间不见,你们怎么好像胖了呀?”
话音刚落,两女的目光如同利剑般同时向她瞪去。
“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啊。”碧霄讪笑道。
“皇帝陛下,将我等都召集过来,究竟要干什么呀?”琼霄疑惑的嘟囔起来。
话音刚落,殿外就传来:“陛下驾到。”
随即,嬴昊带着应龙、将臣、赢勾三人入内。
“参见陛下。”
众人当即一同行礼,嬴昊却道:“不必多礼,而后坐上了首位。”
这时众人也都看到了应龙、将臣、赢勾三人。
云霄看到应龙后惊呼道:“应龙前辈,真的是你。”
应龙一怔,并没有认出云霄来,思索了好一番后才笑道:“云霄丫头,原来是你们啊,还有你们几个丫头。
十几年不见,没想到曾经的那几个丫头,如今竟都成了大宗师,上清那老儿可真是会教徒弟啊。”
“什么?他是应龙前辈?”
金灵也跟着惊呼了起来,龟灵则道:“可是应龙前辈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如今看来应该是另有隐情。”无当说道。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有震惊,也有疑惑。
像孔宣、重楼等新生代,成为大宗师的时间都不算长,自然没有听过应龙的名号。
但达摩、欧冶子等老一辈,显然都听过应龙的名号,毕竟应龙当时的凶名太盛了。
应龙并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反而打量起盖聂等半步大宗师来,并一眼就看出盖聂和鲁班快要突破了。
嬴昊向众人介绍了应龙、将臣、赢勾三人后,说道:“诸位,朕决定设立供奉殿,专门收录半步大宗师及以上的高手,而你们都将成为大秦供奉殿的第一批成员。”
“供奉殿?”
众人纷纷一轮起来,孔丘第一个问道:“敢问陛下,何为大秦供奉殿?”
嬴昊听到这话,当即为众人解释了一番,也让众人对供奉殿有了一个最直观的认识。
得知加入供奉殿之后,不但不会限制自由,反而还有一大堆的好处,最低都是三品官员的待遇,而且只归皇帝直辖时,李逍遥当即叫嚷着要加入。
李逍遥在六扇门混的虽不错,但待遇显然没有供奉殿好,而且就算他加入供奉殿,也不影响他在六扇门的任职。
白拿一份工资难道不香吗?
有了李逍遥带头,众人略作沉思之后,也都纷纷表示要加入供奉殿,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大秦的人,已经和大秦彻底绑定了。
皇帝设立供奉殿,白白给他们送福利,他们有哪有拒绝的理由。
一众多高手之中,孔丘是最后一个表态的,也只有他一个人意识到嬴昊此举的深意,并猜到嬴昊可能想将天下大宗师都收入供奉殿,不过他也依然决定加入供奉殿。
在孔丘看来,有个能约束大宗师的机构,确实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作为儒家魁首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好,那么朕宣布,大秦供奉殿,自今日起正式成立。”
言罢,嬴昊的目光落到应龙的身上,继续道:“由应龙来担任供奉殿统领,可有人不服?”
“若是应龙前辈的话,那重楼没有意见。”重楼说道。
“恐怕也只有应龙前辈,能所有人服气了。”欧冶子说道。
“在下而已同意。”独孤求败说道。
“……”
一众大宗师全都表示了赞同,盖聂、李逍遥等半步大宗师,自然也不会有意见。
“盖聂、卫庄、宇文拓、李逍遥。”嬴昊喊道道。
“属下在。”
四人一起站出。
“就由你们四人,向阴阳、道、儒、佛等派,境界半步大宗师,及以上的人发出邀请,邀请他们加入我大秦供奉殿。”
“遵旨。”
言罢,四人直接转身离去。
孔丘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知道天下必将因此而再起波澜。
————————————
洛阳,阴阳家驻地。
伏羲在送走了宇文拓之后,当即将阴阳家高层都召集回来,毕竟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太大了,哪怕他是魁首也不能一个人做主,必须要跟高层商量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阴阳家高层会议也就此召开。
身为魁首的伏羲坐在主位,下方是上任魁首南华,邹衍,以及竞争过魁首的姬如千泷。
然后是左右护法:东君和月神,以及五大长老:大司命、少司命、解思芸、湘君、湘夫人。
除此之外,还有五灵玄同、四大神卫等一众精英,以及若曦、伏寿等核心弟子。
对了,就连才回归阴阳家的卑弥呼和安倍晴明也在,并且他们的地位还不比护法和长老逊色。
可以说,这次阴阳家的高层会议,除了东皇太一之外,阴阳家的高层级别全都到期了。
见人都到齐之后,伏羲先是将卑弥呼和安倍晴明介绍给众人认识,然后又为两人介绍阴阳家的一众高层。
卑弥呼和安倍晴明,都是太一亲自召回阴阳家的,虽然暂时因气门被破而功力尽失,但毕竟境界还在,早晚都是能重新修炼回来的,所以由不得伏羲不重视。
小若曦愣愣的看着上方侃侃而谈的伏羲,饶是她已经见过周瑜赵云吕布等美男子,可在见到伏羲之后还是忍不住惊叹。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俊美的男人!
若曦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花痴,但伏羲真的满足了他
唉,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额……
伏寿见若曦这个小师妹一直在发呆,当即一击手刀敲在若曦的脑门上。
“好疼。”
若曦捂着头,怒视伏寿。
这小丫头竟敢打自己,简直太过分了。
伏寿却摆出师姐的威严,说道:“不许走神,认真听哥哥的话。”
哥哥?
若曦心中一动,原来这位小师姐,是魁首的妹妹呀,后台太硬了,惹不起,惹不起。
伏羲并未在意两个女孩,目光扫视下方众高层,问道:“诸位,大秦设立供奉殿,并邀请我阴阳家境界半步大宗师以上的高手加入,你们说说看要不要加入?”
金部长老解思芸道:“当然要加入,加入供奉殿后并不会限制自由,并且还有着许多的好处,对我阴阳家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你又不到半步大宗师,就算加入也不是你加入,你又怎知不会有坏处。”姬如千泷淡淡道。
“你……”
解思芸气急,但又无法反驳,毕竟对方说的也是事实,她还不到半步大宗师,就算要加入也不是她加入,没资格那些人做主。
若曦见自己师傅被姬如怼的说不出话,目光不禁又落到了姬如的身上。
“这就是张大后的高月吗,真的好美啊,也不知道长大后的天明和少羽长是什么样。”
若曦心中暗道,作为穿越者的她,自然是追过《秦时明月》的,可直到她穿越也没看到大结局,所以心中还是有些些许怨念的。
若曦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她口中的少羽,其实就是她这一世的父亲。
伏羲看向姬如,问道:“姬如师妹觉得加入好?还是不加入好?”
“加入,不加入,各有好坏,姬如认为,先不急着下定了,看看其他门派的选择,再决定要不要加入供奉殿。”
听到这话,伏羲笑了。
其他各派?工家、医家、法家,基本都已经融入大秦了,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加入?
至于儒、道,都已经分裂了,肯定代表不了整个学派。
姬如此言,表面上是观望,但实际上却是支持阴阳家加入供奉殿。
伏羲其实也支持加入,毕竟他妹妹刚怀孕,妹夫嬴昊搞出这么大的动作,他身为大舅子,不支持的话也说不过去呀。
至于卑弥呼和安倍晴明,则全程都在观望,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们才归回阴阳家不久,还是尽量低调的好。
因嬴昊设立供奉殿一事,儒、法、工、医等学派,也都跟阴阳家一样,召开了高层会议进行商议。
于此同时,蜀楚唐等国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嬴昊这家伙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刘秀冷笑道,他一眼就看出,嬴昊设立供奉殿的目的,不仅仅只是给这些强者宋福利,真正的目的是用供奉殿来约束这些强者。
“孟师,你觉得百家中的那些高手们,会加入大秦的供奉殿吗?”
刘秀向孟轲问道。
孟轲答道:“除了大秦的高手之外,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愿意加入,竟到了半步大宗师这种境界,不是金钱可以轻易收买的,绝大多数人肯定都不愿意被规矩约束。”
“这么说来的话,嬴昊此举反而会得罪不少强者,让他们对大秦敬而远之喽?”
“倒也不至于,毕竟供奉殿所给的待遇,足矣打消大部分人心中的不满。”
“嬴昊这家伙,就知道仗着国力,花钱砸人。”刘秀一脸羡慕的说道。
刘裕、李世民、杨广等人,也都和刘秀的观点差不多,都不认为那些百家强者愿意被规则约束而加入供奉殿。
可事实却是,没过多久就传出,众百家高人都同意加入供奉殿的消息。
分别有,医家:华佗、张仲景
农家:郑玄、卢植
工家:马均、蒲元
法家:胡昭
纵横家:司马徽
道家:张三丰
儒家:荀况
名家:公孙龙
墨家:荆天明
杂家:尸佼
……
一时间天下震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道洛阳,都想看看大秦供奉殿会成为一个怎样的庞然大物。
阴阳家驻地。
伏羲目光灼灼的阴阳家众高层道:“诸位,该我们阴阳家表态了。”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
众人面面相觑后,齐声道:“吾等谨遵魁首之命。”
“好,我阴阳家应邀,入供奉殿。”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巔峰召喚 ptt-第2359章:太一孤身覆滅神道教 师严道尊 汲汲皇皇 展示

三國之巔峰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峰召喚三国之巅峰召唤
【防潮節兩小時改回;防毒章節兩小時改回;防爆章節兩鐘頭改回;防凍節兩時改回;防潮章節兩鐘點改回;防火區塊兩鐘頭改回;防火節兩小時改回;防險節兩小時改回;防滲區塊兩鐘點改回;防暑章節兩鐘點改回;防暑回目兩小時改回;防旱條塊兩鐘點改回;防爆回目兩小時改回;防水區塊兩鐘點改回;防鏽章節兩時改回;防火條塊兩小時改回;防震章兩時改回;防塵章節兩時改回;防鏽章節兩鐘點改回;防震節兩小時改回;防盜段兩小時改回;防險條塊兩小時改回;防旱節兩時改回;防爆區塊兩鐘頭改回;防蟲條塊兩時改回;防凍區塊兩時改回;防澇段兩時改回;抗澇章節兩時改回;防震節兩鐘點改回;防鏽回兩鐘頭改回;防火章節兩鐘點改回;】
第2221章:於今起吾名嬴昊
十一月九日,定州外交官秦政返嘉陵。
十一月旬日,秦昊之母賈玉至北京城。
迄今,骨幹一起秦家後生,跟其家屬,都已無往不利達到了溫州,飛來到場認祖歸宗文廟大成殿。
秦昊博萱來了的音書後,馬上心花怒放,隨即領著眾親人進城往逆。
秦昊上首牽著宗子秦英左手牽著次女秦紅葉,劉幕和任紅昌訣別站在他的旁邊側後,其他眾女和眾小一總站在他們百年之後。
蔡琰和趙敏分手抱著獨家的崽秦炎和秦寒。
夏侯青衣、小龍女、楊玉環、穆桂英四女,則相逢抱著獨家的婦人:澄心、黃鈺、綠綺、青穎。
劉幕對任紅昌和男人與要好並肩稍微生氣,共同上直白在瞪任紅昌,而任紅昌則對置之不理。
斐然著兩女期間的遊絲進一步重,還把女孩兒們都給嚇到了,秦昊還經不起,冷著臉道:“爾等兩個淌若在那樣,就都給我滾返國去,不必爾等來接娘了。”
見先生要發脾氣了,劉幕和任紅昌訊速裁撤勢,膽敢在接續浪下去了。
“哼。”
秦昊不快的冷哼了聲,即刻刻下一亮,驚喜交集道:“來了。”
一隊舞蹈隊敏捷到來,難為秦昊之母賈玉的游泳隊。
“慈母車馬辛苦露宿風餐了。”
秦昊剛試圖上前扶住從吉普車好壞來的賈玉,結實卻被劉幕和任紅昌搶了個先,讓兩女一左一右將賈玉給扶了下去。
秦昊見此聲色一黑,本覺得兩女又要決鬥一度,卻不想此次兩人竟自愧弗如爭,反都恭恭敬敬的,一副賢妻良媳的架子。
賈玉觀覽任紅昌後就目下一亮,這老姑娘太好生生了,跟嫦娥似的,直截美得不誠,也只是對勁兒的男才配得上如斯的國色天香了。
賈玉抓著任紅昌的手,一陣慰勞,這讓一派的劉幕又有的吃味了,但聽到末端卻發現老婆婆有叩開任紅昌,替諧調否極泰來之意,心腸這放晴為晴悲痛縷縷。
賈玉一眼枕邊的兩個媳婦在暗地裡懸樑刺股,她領悟任紅昌的遺事,雖也對這位奇美崇拜縷縷,可意中依然故我更喜歡劉幕,所以才會彆彆扭扭的來敲打任紅昌。
任紅昌聽出了賈玉話中的含義,心扉情不自禁感有勉強,她又幻滅錯,都是劉幕在挑戰她,可到頭來依然衝消爭辯賈玉。
賈玉感當過國君的任紅昌,必偏向個好處的人,顧慮劉幕會划算才會偏護她,卻沒體悟任紅昌飛如斯別客氣話,心對她的美感又補充了好幾。
秦昊怕姥姥會激怒新婦,及早拉著秦英和秦楓葉來,道:“英兒,楓葉,快叫阿婆。”
“阿婆,孫兒想你了。”兩小扭捏道。
“哎呦,好孫子孫女,太婆想死爾等了。”
賈玉抱起兩小饒一陣親,兩小產生一聲‘咯咯’的囀鳴。
刃牙外傳疵面
賈玉逗了瞬息宓和駱女後,就走到秦炎和秦寒的頭裡,這兩個小孫子她一經很久沒見了。
“炎兒,寒兒,這縱使你奶奶,叫高祖母。”秦昊溫言道。
“老太太。”
秦炎和秦寒奶聲奶氣的畏俱叫道,睜著的大眼驚呆的看著賈玉。
一夜 驚喜 總裁 太 粗魯
目粉啼嗚的兩個孫兒,賈玉胸喜滋滋漫無際涯,正待要去抱他倆,沒料到兩小卻都爾後一退,躲到了獨家親孃的的悄悄的,宛然兩隻受驚的小鹿。
她們兩個才兩歲,記性還很差,幾個月不見的人就不忘記了,更別說是分辨了大半年的阿婆了。
賈玉準定決不會經心,柔聲逗了逗兩個孫子後,又分開和四個孫女都寸步不離了一度,臨了才輪到秦昊是子嗣。
“生母,這次來了桂陽,就不必在返了,以前我輩家搬家宜興,闔家相聚。”
聰秦昊來說後,賈玉示好不賞心悅目,年歲大了的人最討厭的即使如此分久必合,跟再者說長寧非但有她的官人小子孫,連她孃家也仍舊遷來了嘉定。
單排人趕回秦首相府外,賈玉一臉安危道:“吾兒已定四川,就要登位稱孤道寡,老心身中甚慰,本應該給吾兒吹冷風,但有一言卻是一吐為快。”
“阿媽請說,毛孩子定當遵。”
秦昊躊躇道,在他觀看產婆要說的事,那洞若觀火是為他好。
賈玉湊到女兒耳旁,高聲道:“樓頂深寒,老身矚望吾兒能切記四字。”
“哪四字?”
“不忘初心。”
秦昊身一顫,不由陷落思辨。
…………
仲冬十一日,午時,秦氏認祖歸宗典禮正統執行。
除了一眾秦家子弟外圈,滿西文武百官也全部至宗廟,僅當前的太廟就偏差劉氏宗廟,還要贏氏太廟。
秦昊並淡去把劉氏的宗廟遷走,而是讓人再行軍民共建了一座太廟。
秦昊不僅僅儲存劉氏的宗廟,還要還允劉氏之人畸形祭拜,獨沒了祚的劉氏太廟,一定也就能夠再被名叫宗廟了,然則宗祠,只是他的這一條龍為讓劉氏大家都感激不盡連連。
當然,秦昊並冷淡那些人的經驗,他唯獨取決劉幕一度人的感,於是才革除了劉氏的宗廟。
秦昊試圖在南面後履三省六部制,而新成立的禮部也在智多星和劉伯溫的指揮下,為時尚早的備災好套慶典工藝流程。
【防凍節兩鐘頭改回;防腐條塊兩小時改回;抗澇回目兩小時改回;防鏽區塊兩鐘點改回;防盜節兩時改回;防凍回目兩鐘頭改回;防寒區塊兩鐘頭改回;防蟲章節兩鐘點改回;防爆章節兩鐘點改回;防澇節兩時改回;防毒節兩鐘點改回;防險區塊兩小時改回;防暴節兩小時改回;防滲區塊兩鐘頭改回;防毒條塊兩鐘點改回;防鏽回兩小時改回;防爆條塊兩小時改回;冬防條塊兩時改回;防爆章兩鐘點改回;防盜區塊兩鐘頭改回;防鏽回兩小時改回;防寒區塊兩鐘點改回;防澇章兩時改回;防蟲條塊兩鐘頭改回;防汙章兩鐘點改回;防險回目兩鐘頭改回;防潮區塊兩小時改回;防塵章節兩時改回;防旱回兩時改回;防彈段兩小時改回;防滲區塊兩鐘頭改回;】
第2221章:現如今起吾名嬴昊
霜染雪衣 小說
仲冬九日,晉州知事秦政返杭州。
仲冬旬日,秦昊之母賈玉達到西寧。
至今,本滿貫秦家青少年,同其親人,都已挫折達到了紹興,前來在場認祖歸宗大殿。
秦昊博得娘來了的快訊後,眼看狂喜,就領著眾妻孥進城前往歡迎。
秦昊左首牽著細高挑兒秦英右面牽著次女秦楓葉,劉幕和任紅昌闊別站在他的跟前兩側,外眾女和眾小全站在他倆百年之後。
蔡琰和趙敏折柳抱著分別的兒子秦炎和秦寒。
夏侯使女、小龍女、楊嬋娟、穆桂英四女,則分頭抱著分別的女人家:澄心、黃鈺、綠綺、青穎。
劉幕對任紅昌和當家的及要好團結一心略缺憾,一塊兒上一貫在瞪任紅昌,而任紅昌則對秋風過耳。
頓時著兩女中間的鄉土氣息尤為重,還把小子們都給嚇到了,秦昊還不堪,冷著臉道:“爾等兩個假定在諸如此類,就都給我滾迴歸去,甭爾等來接娘了。”
見先生要發作了,劉幕和任紅昌速即撤除氣魄,膽敢在接續明目張膽下來了。
“哼。”
秦昊不快的冷哼了聲,立馬先頭一亮,悲喜道:“來了。”
一隊執罰隊高速來臨,當成秦昊之母賈玉的專業隊。
“母車馬積勞成疾飽經風霜了。”
秦昊剛人有千算進發扶住從計程車三六九等來的賈玉,成績卻被劉幕和任紅昌搶了個先,讓兩女一左一右將賈玉給扶了上來。
秦昊見此眉高眼低一黑,本合計兩女又要爭鬥一度,卻不想這次兩人竟靡爭,反倒都寅的,一副淑女良媳的架子。
賈玉探望任紅昌後就現階段一亮,這丫太美美了,跟美人相像,幾乎美得不真格的,也只是溫馨的男兒才配得上如此的姝了。
賈玉抓著任紅昌的手,陣陣犒賞,這讓一邊的劉幕又稍為吃味了,但聽見後部卻意識姑有叩開任紅昌,替上下一心重見天日之意,心神就放晴為晴歡愉不住。
賈玉一眼塘邊的兩個婦在體己用心,她知任紅昌的遺事,雖也對這位奇才女欽佩無間,中意中仍舊更厭煩劉幕,因而才會鮮明的來叩擊任紅昌。
任紅昌聽出了賈玉話華廈有趣,心裡難以忍受發有的屈身,她又消逝錯,都是劉幕在尋釁她,可歸根結底依然淡去反駁賈玉。
賈玉感覺到當過國王的任紅昌,顯錯處個好處的人,牽掛劉幕會失掉才會錯事她,卻沒體悟任紅昌意想不到諸如此類不敢當話,六腑對她的遙感又添補了或多或少。
秦昊怕外祖母會激憤兒媳婦,速即拉著秦英和秦楓葉平復,道:“英兒,楓葉,快叫姥姥。”
“太婆,孫兒想你了。”兩小發嗲道。
“哎呦,好孫裔女,阿婆想死你們了。”
賈玉抱起兩小即使陣親,兩小有一聲‘咯咯’的忙音。
賈玉逗了轉眼間袁和武女後,就走到秦炎和秦寒的前頭,這兩個小孫她早就好久沒見了。
“炎兒,寒兒,這便你祖母,叫貴婦。”秦昊溫言道。
“阿婆。”
秦炎和秦寒奶聲奶氣的懼怕叫道,睜著的大目詭怪的看著賈玉。
相粉啼嗚的兩個孫兒,賈玉心髓陶然不過,正待要去抱她們,沒想開兩小卻都此後一退,躲到了獨家親孃的的偷偷,似兩隻惶惶然的小鹿。
他倆兩個才兩歲,耳性還很差,幾個月散失的人就不忘記了,更別就是說辯別了大半年的老太太了。
賈玉生就不會介懷,低聲逗了逗兩個嫡孫後,又獨家和四個孫女都相知恨晚了一番,說到底才輪到秦昊這兒子。
豪門情人:做你女人100天 小說
“慈母,這次來了無錫,就休想在返了,然後我們家搬家波恩,闔家聚首。”
聽見秦昊吧後,賈玉呈示獨特歡喜,年事大了的人最樂陶陶的身為團聚,跟再者說柳江不惟有她的愛人犬子孫,連她岳家也就遷來了獅城。
夥計人回來秦首相府外,賈玉一臉安道:“吾兒已定河南,就要即位南面,老身心中甚慰,本不該給吾兒冷言冷語,但有一言卻是一吐為快。”
“阿媽請說,小孩定當信守。”
秦昊徘徊道,在他看齊家母要說的事,那明擺著是以他好。
賈玉湊到崽耳旁,柔聲道:“車頂非常寒,老身意願吾兒能難忘四字。”
“哪四字?”
“不忘初心。”
秦昊臭皮囊一顫,不由淪落深思。
…………
十一月十終歲,晌午,秦氏認祖歸宗儀業內起步。
除開一眾秦家小青年外場,滿法文武百官也全盤達太廟,而是現的宗廟就病劉氏宗廟,唯獨贏氏宗廟。
秦昊並消滅把劉氏的宗廟遷走,不過讓人從新在建了一座太廟。
秦昊非徒割除劉氏的太廟,並且還答應劉氏之人如常祀,獨沒了帝位的劉氏宗廟,灑落也就力所不及再被叫做太廟了,然則廟,透頂他的這一溜為讓劉氏人們都感激不輟。
當然,秦昊並鬆鬆垮垮該署人的感受,他可是在於劉幕一番人的體會,是以才寶石了劉氏的太廟。
秦昊準備在稱王後盡三省六部制,而新撤銷的禮部也在諸葛亮和劉伯溫的指下,先入為主的有計劃好套慶典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