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莽-第八章 紅綃帳裡斬天仙展示

太莽
小說推薦太莽太莽
海风与秋月,共同抚慰着雷霆崖的黑色峭壁。
多宝潭的余波尚未传开,一艘小渡船就从港口出发,缓缓离开了集市。
渡船的一间窗口,左凌泉负手而立,鸟瞰着下方的景色,对方才的插曲并不在意,而是在想着喝茶时那一瞬间的古怪想法。
以前未曾注意,但喝完那杯茶后,左凌泉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深埋心底,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些想法对上官老祖、桃花尊主是冒犯和亵渎,但越是不去想,想法就越是挥之不去的萦绕在脑海里,好像已经深深在心里面扎了根。
但这玩意扎根也没用啊……
就现在这实力,被老祖发现,绝对把自己挂在雷霆崖穿着情趣小衣示众……
桃花尊主还强些,但估计也会狠狠揍自己一顿……
左凌泉神游万里,旁边的谢秋桃却是冷静不下来,到现在还热血沸腾,抱着胳膊一副‘我们俩真厉害’的模样,滔滔不绝地道:
“刚才真解气,那姓韩的,敢对本姑娘起色心,还让左公子长眼色,也不看看自己斤两……”
汤静煣则抱着团子,站在左凌泉身边,询问道:
“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啊?我估计今天那个泼皮,会叫人来找我们。”
谢秋桃对此回应道:“放心好了,我对逃跑,咳——脱身十分在行,落剑山找不到我们……”
谢秋桃的意思自然是赶快溜。
至于堵门?人都杀了,装了大逼不跑,真等着对方师门过来,不是找刺激吗。
但站在窗口的左凌泉并不这么想,他回过神来,微笑道:
“身为剑客,言出必诺。就这么没了下文,我以后放狠话,还有谁会信?”
谢秋桃一愣,眨了眨眼睛:“我也想把那厮斩草除根,但今天过后,他肯定宁愿老死在集市,也不会出来送死,堵门的话,落剑山的人不出三天就过来找场子了。”
左凌泉摇了摇头,看向北方:“想杀那厮,落剑山肯定会设法保护,杀了也会穷追不舍找麻烦,打了小的来老的,打了老的来老祖……”
“对啊,所以……”
“所以,先去把老祖解决了,再回来杀人,就不用担心有麻烦了。”
??
这逻辑,听起来还挺有道理,但是……
“落剑山再落魄,也是华钧洲有名有姓的仙家,刚杀了落剑山的人,现在去找他们算账,还把他们解决了,这怕是……”
“落剑山不是说东洲剑道全是旁门左道吗,本来就想过去一趟,正好把账一起算了。”
“……”
谢秋桃觉得这玩得有点大,不过想想也没怂——落剑山以山巅豪门自居,私下不讲理,台面上还是要点脸的;多宝潭的事情,直接把落剑山推到风口浪尖,左凌泉这时候上门讨说法,把事情挑到众目睽睽之下,落剑山再不要脸,也得正面招架。
至于招架的方式,落剑山号称曾经和绝剑崖并列,是剑道魁首之一,彼此理论无非打架,谁赢谁有理。
以左凌泉目前的道行过去,长老出来能不能撑不住场面都难说,长老也不敢贸然下死手,万一落剑山把‘啸山老祖’真惹出来……
九洲奇闻!昔日剑道豪门落剑山,老祖亲自出关,大战东洲女武神不知多少代徒孙!
落剑山和铁簇府名义上可是平级的宗门,甚至比铁簇府传承长的多,老祖打人家徒孙……
谢秋桃想到那场面,就缩了缩脖子,觉得啸山老祖能当场气得吐血三升。不出手还好,出手就让那个左凌泉一举成名,还让落剑山的江湖地位跌到下水道。
念及此处,谢秋桃心头又涌上了热血,点头道:
“那行,我们现在就过去算账。”
落剑山距离雷霆崖不算太远,但过去也得三天时间,全程御风的话,到了地方就没余力打架了,三人还是坐渡船。
在彻底离开雷霆崖,不见任何异样后,左凌泉关上了窗户。
短途来往的渡船,比不上跨海渡船,房间朴素,没有打坐之处,只是一间屋子一张木板床,空间狭小但整洁干净。
团子有点闷闷不乐,蹲在汤静煣腿根,一直“咕咕叽叽~”,应该是在抱怨,桃桃拿着它的小鱼干打窝,结果什么都没钓上来的事情。
汤静煣在床榻上坐着,见左凌泉转过了身,稍微坐直了些,把团子丢在地上,用绣鞋轻拨了下:
“去。”
“叽?”
团子茫然转头,愣了下后,明白了什么,垂头丧气地迈着八字步,走到了门口。
左凌泉嘴角含笑,打开了房门,让团子可以去睡桃桃,然后来到了床榻边:
“不开心呀?”
汤静煣出生市井,天生对打打杀杀的事情比较抵触,自然不会觉得好玩儿;不过往日打打杀杀的场面也见多了,倒也没有太多烦扰。
七零年,有点甜 七星草
她把放在床榻上的帷帽收进玲珑阁,让左凌泉可以坐下,抿嘴一笑:
“怎么会不开心,女人受欺负,男人出气,心里觉得可解气了。刚才婆娘还夸你呢。”
“哦?”
左凌泉眼神意外,握住静煣的手儿放在怀里:
“老祖怎么夸的?”
“说你今天表现不错,像个男人了。唉~她就这模样,夸人都不会说好话,但能开口,我觉得她还是挺满意的。”
左凌泉摇头一笑,抛开了心中诸多思绪,目光放在了静煣身上:
“那是不是得奖励一下?”
汤静煣哪儿能不明白相公的意思,不过就这么点头可不行,她把手收回来,轻哼道:
“婆娘夸你,奖励你该问她要,和我说做什么?……要不我和她说一声,让她过来,用我的身体,让你爽爽?”

左凌泉表情一僵,暗道:这话让老祖听到,非得我他一层皮,即便老祖真有雅兴让我爽爽,你不照应得弄死相公?
左凌泉抬手掩住静煣的唇儿,严肃道:
“煣煣,这话说不得,让老祖听见不得了。”
“有什么不得了,她又不是没亲过……”
静煣开了两句玩笑后,又回到了正题,脱掉绣鞋,屈膝侧坐,圆润臀儿枕在小腿上,望着左凌泉:
“你想要什么奖励?我听清婉说,她以前奖励你,都是让你玩尾巴走后面什么的……”
“啊?她连这都和你说过?”
“切~我和清婉关系好得很,什么事儿我不晓得……对了,你好像就对她做过那种事儿,我们可都没尝试过,就灵烨玩过尾巴……”
汤静煣手儿撑着床铺,抬起美眸,眼底还有点觉得不公平的意思。
左凌泉啼笑皆非,暗道:灵烨和姜怡都畏之如虎,就你如狼似虎,等你真试了就该哭哭啼啼了。
不过老祖毕竟在后面,左凌泉怕老祖感受到什么难以言喻的东西,心里再馋,也不敢上尾巴或者真枪实干。他抬手在静煣脸蛋儿上捏了下:
“那是惩罚,你没见清婉每次都哭哭啼啼?”
“才不是,装的罢了,我看清婉现在就挺喜欢,每次那什么,都是必点的项目……”
虎言虎语,眉目含春。
左凌泉被媳妇这么撩拨两下,确实把持不住了……
撕拉——
静煣正说话之际,衣襟一凉。
出手毛毛糙糙,两枚玉团儿直接弹了出来,玉坠挂在之间。
“呀!”
汤静煣连忙坐直抱着胳膊,羞恼道:
“你怎么猴急猴急的?就几件衣裳,扯坏了我穿啥……”
左凌泉笑容玩味,握住静煣的手腕,微微用力左右分开,低眉仔细观赏:
“怎么没穿花间鲤?”
“出门在外的,我哪儿敢穿,我又不是灵烨那狐媚子……”
静煣脸色逐渐转红,手抽不回来,也不遮挡了,目光瞄向别处:
“不要清婉那种,那你想要什么奖励嘛?”
左凌泉啥都想要,他抬手掂了掂团儿:“煣儿自己琢磨。”
静煣肩头微颤了下,回想少许,开口道:
“对了,你今天盯着那侍女背后看,是不是觉得人家比我的好看?”
左凌泉哪里会接这送命题,连忙摇头:
“怎么可能,那侍女一般,肥了些,毫无美感,哪里比得上煣儿万一,来让相公欣赏下……”
汤静煣半信半疑,依言翻身,抱着软枕趴下,背对着左凌泉,小声嘀咕:
“我才不信……”
啪~
“再顶撞相公试试?”
“我就要说……”
————
隔壁,渡船的另一间房。
花簪少妇站在窗口,眺望着星河云海,脸颊在秋月之下,渐渐显出寒意。
短途渡船,隔绝阵法本就算不得高明,花簪少妇道行又太高,这么近的距离下,虽然窥不见详情,还是能通过泄露的些许震动余波,反推出大概话语。
毫无美感……
肥……
花簪女子手儿慢慢攥紧,回头瞄了眼腰身,又把目光转回来,眼神愈发冷冽。
巅峰修士出门在外,多半都会变化身形,为了不被察觉,只是微调,不至于把身体变得奇形怪状,更不会强行把自己整成丑八怪。
花簪少妇的身段儿,虽然比不上她原本傲视群仙的珠圆玉润,但也是少见的人间极品。
臀儿有肉不好吗?
不都说‘蜂腰肥臀美人肩,红绡帐里斩天仙’的吗?
这臭小子眼瞎不成?
花簪少妇吸了口气,压下了心中波澜,但沉默少许后,身形还是出现了细微变化,略微扁平了些,然后回头看了看——和营养不良似的,算了算了……
—–
“铛铛铛铛~~”
“叽叽叽叽~~”
另一间房中,清脆的琵琶声和鸟叫交汇,共同谱出一首欢快的乐曲。
谢秋桃在床榻上盘坐,手里抱着铁琵琶,五指如飞弹奏。
团子站在窗台上,上下很有节奏感的甩着毛茸茸的脑袋。
只有被团子当舞台踩在脚底下的小龙龟,不声不响地缩在壳里,打量着两个神经病。
谢秋桃眸子里满是笑意,却也有点出神——今天在多宝潭,左凌泉霸道中不失儒雅的模样,一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觉得这不怪自己,因为这样有男子气概的男人,恐怕没有仙子见了不印象深刻;要是今天大展神威的是她,左凌泉估计也会对她刮目相看,都是一样的嘛。
唉~静煣姐估计也满心崇拜,不然也不会上船不久,就把团子撵过来……
估计现在正穿着那套小布片,亲左公子呢……
咦~……
谢秋桃脸儿一红,作为永远十六岁的小姑娘,想这些实在不害臊,就扫开了脑中思绪,弹琵琶的动作也停下来了。
摇头晃脑的团子一顿,见不奏乐了,抬起头来:
“叽?”
“叽什么叽,乖乖睡觉。”
谢秋桃起身,琵琶挂在背上,把团子和小龙龟捧过来,一起放进被窝。
团子满不情愿,但还是躺在了枕头上,用鸟喙叼着薄被,把自己盖住。
“乖~”
谢秋桃满意点头,来到房间外。
鐵鎖 小說
渡船是小宗门打造,规模不大,船楼就两层,二层有八间厢房,一楼则是大厅,能坐这种船的修士,多半都是去附近办事儿探宝的低境修士,开房间的较少,一楼船厅的人挺多。
谢秋桃来到二楼过道里,做出散心的模样,慢吞吞走到左凌泉的房间外,耳根动了动,想看看里面在玩什么花样。
但以谢秋桃的道行,自然看不出左凌泉正躺着,让白月亮送到面前,仔细赏月品花,来回走了两次后,就悻悻然下了楼梯。
谢秋桃比较爱热闹,往日坐渡船从没开过客房,都是在大堂里和南来北往的修士瞎扯,顺便捡些漏什么的。
渡船一楼也没啥座位,近百修士都在大堂和甲板上站着,三五成群瞎扯,也有几个小药师、符师,来回走动推销自家宗门出产的丹药符箓。
修行道的底层,是最现实也最有意思的地方。
人人都抱着有朝一日御风山巅的梦想,在方寸之地摸爬滚打,满怀激情热血,做着豪门子弟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小事。
谢秋桃以前听说过一句话,说是‘等在山巅的不是逍遥自在,而是顾影自怜’,以前还觉得胡说八道,但见过上官老祖这些人后,她才明白这句话肯定是某个得道高人说的。
因为修行道走得越高,朋友就越少,更没了四处寻宝、结伴除妖的激情和热血,等走到山巅后,就只剩下坚守着道心,孤零零待在山上,看着影子发呆了。
那感觉想想就很可怕,所以老天爷别祸害其他人,这份无敌的寂寞,还是让桃桃来承受吧……
谢秋桃暗暗思考人生,想着想着,思绪就飘了。
她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思绪扫开,旁听起诸多小散修的谈话。
修行道消息传递速度很快,船从雷霆崖出来,已经有人开始说起多宝潭发生的事儿,但口口相传之下,画风逐渐离谱,已经变成了:
“……千真万确,是情杀,落剑山的韩剑仙,道侣和人有染,找人算账,被当场打得吐血三升……”
“偷人道侣,还打人,这未免太过分……”
“这算什么?后来才厉害,打趴下韩剑仙后,那位剑侠当着几千人面把袍子一扯,你们猜怎么着?”
“如何?”
“小龙长七寸有余,小臂粗蘑菇盖,当场来了句‘现在你可知道,她为何对本剑仙死心塌地了?’”
“嚯——!”
??
呸——
谢秋桃满眼震惊,火气顿时上来了,知道散修喜欢道听途说瞎扯,但没想到能扯这么离谱。
本想上去怼几句,但作为半个山巅老祖,又是小姑娘,跑上去理论这些不合适。
因此谢秋桃恼火的旁听良久后,还是没去管这些闲汉,来到了甲板上,暗暗琢磨‘蘑菇盖’是什么意思。
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另一队修士的闲谈,就进入了耳中:
“……今年乐府中秋会,映阳仙宫、鬼谷峡的几位仙子都会过去,据说有琴道第一大家之称的三竹先生,还会到场献曲……”
“唉,这种场合正经人谁听曲儿啊,不都是去看仙子的吗……”
“这次不一样,那三竹先生到千秋乐府,说是献曲,暗地里明显是在叫板,就和问剑差不多。三竹先生名望大,仰慕者不少,据说栗河屈家专门把家里珍藏的古琴都拿出来了,借给三竹先生用,叫什么青霄、青霄……”
……
谢秋桃本来随意旁听,听到这里,神色忽然一凝,转头道:
“青霄鹤泣?”
说话的小散修一拍脑门:
“对对对,青霄鹤泣,姑娘也听说过这事儿?”
谢秋桃眨了眨眼睛,稍显恍惚,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事情。
“听说过一些,知道得不多。”
说完之后,就自顾自的回了船搂……
—–
雷霆崖北部三千里,落剑山。
落剑山得名于宗门内的两座仙山——寒知峰、暑苣峰。
两峰双双高耸入云,之间的空隙,在黄昏时看去,犹如一柄从天而坠的赤色宝剑,首任祖师见后,取名‘落剑’二字,开宗立祠,由此扎根于世间传承至今。
华钧洲和玉瑶洲截然不同,玉瑶洲的仙家豪门,只有八个半,从出现起就强盛至今,没有太大变动;华钧洲则不然,上古至今从未断代,出现过多少宗门难以数记,只要是现在还留存的宗门,祖上多多少少都阔过。
仙家宗门是否强盛,取决于顶层力量,只要有一个奇才横空出世,成功走到山巅,就足以把百十人的小门户,抬成可以和各方枭雄分庭抗礼的豪门。
反之亦然,撑门面的老祖一死,后辈又青黄不接,铁簇府这样的豪门,都能瞬间变成二流。
修行道说白了是拿拳头说话的地方,自家弟子再多,别家同样不缺,撑门面的人不是对方的对手,说话就是矮半分。
就比如铁簇府铸币的权利,没上官老祖坐镇,天帝城、伏龙山会按照上官老祖的规矩让利、让资源?利益重新分配是必然。
修行资源是维系宗门的命脉,稍有损失,就会陷入恶性循环。
而且这还不算别人打压,而是让你家宗门,回到和你实力匹配的位置。
华钧洲的宗门很多都是如此,当家老祖一死,家业就开始衰落,连续几代人翻不回来,就再无翻身之力,慢慢沦为边缘势力,直到彻底消亡。
落剑山算是情况比较好的,但也已经远不如往昔。
在上古时期,落剑山甚至当过一段时间‘剑道魁首’,绝剑崖都得避其锋芒,其他宗门更是落剑山眼中的弟弟。
随着当家老祖故去后,落剑山开始走下坡路,但依旧是顶流仙家,持续了很久,一直到上任老祖。
上任老祖算是中兴之祖,把宗门抬起来不少,但后来有点飘了,想再次挑战绝剑崖的地位,重现落剑山当年的荣光。
但绝剑崖的当家,已经是剑神黄潮老祖!
黄潮老祖有多强,和其他‘山上十人’一样,根本没人知道,因为从没有人能把这种级别的仙君逼入绝境。
落剑山上任老祖,想撼动剑神的地位,前后下了三次战书,老剑神都让他再练百年。
三百年后再次被拒,上任老祖忍无可忍,说黄潮老祖徒有虚名不敢接战,后面的事儿,修行道人尽皆知:
落剑山真变成了落剑山。
一剑下来,上任老祖重伤,外加剑心崩碎,短短数年就郁郁而终。
作为继承人的啸山老祖,属于赶鸭子上架,和让左凌泉现在顶上临渊尊主的位置差不多,天赋旷古烁今也架不住太嫩,能挑起大梁就见鬼了。
况且啸山老祖,在山巅强者之中天资也算不得高,约莫和望海尊主、掩月尊主一个级别,年龄还没桃花尊主大。
自从啸山老祖接手落剑山,落剑山走的就不是下坡路了,境遇和跳楼区别不大。
本来落剑山距离雷霆崖最近,该是雷霆崖渡口的大东家,现在雷霆崖拍板拿事儿的宗门,却是几万里之外的千秋乐府;其他洞天福地、灵田矿脉的情况相差无几。
资源被挤占,自然留不住新鲜血液,到后来落剑山甚至要靠招女婿等方式,来笼络修行道的好苗子。
散修都说落剑山喜欢搞事情,弄些花里胡哨的噱头,事实确实如此,但落剑山别无他法,若不长期维持宗门的知名度,变成天下剑修心中的野鸡宗门,就更没好苗子愿意拜师了。
而逢人就提祖宗的光辉岁月,也是这个道理,落剑山不强行以顶流仙家自居,还能指望其他宗门吹落剑山?那不默认自己沦为二流了嘛。
不过近两年,落剑山的名望又回升了不少。
月色之下,暑苣峰外人山人海。
无数修士围聚在剑门之外,看着两个剑侠,在规模庞大的圆台上搏杀。
圆台后的盘龙壁下,放着一排太师椅,各宗名望在其中就座,居中的是掌门薛远侠,旁边还有几位宗内长老,丹器长老韩松也在其中。
一宗掌门向来都不以战力见长,操心的都是宗门柴米油盐、仙家人情世故。
瞧见宗门内万人敬仰的场景,薛远侠眼底难掩唏嘘,心中这么多年的郁结,都稍微舒展了几分。
台上的两个剑侠,一个是东洲过来的年轻剑侠,天赋尚可,今天这场或许能险胜,但遇上老祖的嫡传弟子宋千机,没有半分胜算。
想到小师弟宋千机,薛远侠心里便又生出几分感叹,或者说感激。
这个小师弟虽然轻狂自傲,但天赋着实惊人,两年前的一句‘东洲剑修皆旁门左道’,更是给落剑山长了大脸。
这句话东洲修士听着肯定怒火中烧,但华钧洲的人听着爽啊,至少绝剑崖不敢说这话。
自从这句话出去,东洲登门问剑叫板的人就没停过,薛远侠连嫁闺女的事情都不用考虑了,每天坐在这里点拨晚辈,名望就蹭蹭蹭往上涨。
两年多下来,弟子有胜有负,但小师弟宋千机一场没输。
这战绩摆出去,就是最好的招生文书,光是去年登门拜山头的年轻一辈儿,就比往日十年加起来还多。
新鲜血液不缺了,宗门复兴只是早晚的事情,老祖近两年都不唉声叹气了,笑眯眯在后山喝茶下棋;这心一静下来,指不定老祖就能往前踏出一两步,把落剑山拉回巅峰……
薛远侠眉眼弯弯,正暗暗幻想大好前景之际,坐在身后的丹器长老韩松,却眉头一皱,从腰间取出了天遁牌。
薛远侠略微皱眉,想提醒师弟众目睽睽之下,注意仙尊风范,用心念交流,别把天遁牌拿手上;尚未动作,就听到天遁牌里传来歇斯底里的呼喊:
“大伯,有人要杀我!快来救我!快快……”
声音迅速隐去,但旁边几位落剑山长老,都听到了,脸色皆是一沉。
天遁牌那头的人,薛远侠自然认识,是丹器长老韩松的侄子韩褚鹏;天赋中庸,性格散漫,托着韩松的福,才有了点修为。
虽然韩褚鹏没啥用,但韩松位居五大长老,可是宗门核心;子侄被人追杀,往大了说就是扇落剑山的脸。
薛远侠转过头来,沉声询问:
“韩松,怎么回事?”
韩松的略微听完侄子叙述,脸色冷了下来:
“家侄在雷霆崖游玩,遇上了个不知名小辈……”
韩松并未听侄子片面之词,因为他知道侄子什么德行,向沈万宁等人确认了一次后,才把多宝潭的起因、经过、结果说了一遍。
落剑山几位长老,听闻有人狂到这一步,眼底都有怒意。
“楚毅没露面,此子背后之人恐怕不简单,处置稍有不慎,就毁了宗门声誉……”
薛远侠斟酌少许,吩咐道:“韩松,你去雷霆崖看看,若是此子已经离去,便是虚张声势,务必追回,悬首示众;你侄子挑事在先,当众杀自己护卫,此等丑事要和宗门撇清关系,当街废一手一脚,以肃门风。”
韩松知道事情轻重,手脚砍了大不了接回来,做戏给山上道友看罢了,对此并无异议。
“如果此子等在集市外?”
“敢等在集市外,不是真有背景,就是年轻气盛的莽夫。先查师承,辈分够格不能杀,就让其在雷霆崖致歉,大事化小;若是无名小辈,悬首示众,以镇门威。”
韩松微微颔首,带着两名弟子,隐入了后方的盘龙壁。
————
(71/403)
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