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魏讀書人 txt-第二百七十三章:有防盜,等六分鐘,馬上

大魏讀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讀書人大魏读书人
大殿内。
王朝阳等人今日是做好了准备,就是要来弹劾许清宵的。
但谁也没想到,许清宵行事作风突然大变,当众承认自己修炼异术。
仗着自己已经权倾朝野,开始肆无忌惮做事。
————
有防盗,等六分钟。
————-
这也让众人明白许清宵为何敢这般了。
————
有防盗,等六分钟。。
————-
他们知道,许清宵之所以敢这样,是因为许清宵已经羽翼丰满,从当初的棋子,变成了执棋人。
眼下,他有资格翻桌子。
————
有防盗,等六分钟。
————-
所有的规矩,所有的律法,已经无法约束许清宵了。
再加上大魏王朝的全体支持,更是让许清宵肆无忌惮。,
可没有想到的是,许清宵要走到这一步。
故此,王朝阳出声。
他知道许清宵如此的肆无忌惮,不就是因为没有人可以压制许清宵吗?
现在,他要请圣意出来,压制许清宵,让天地来压制。
他倒要看看,许清宵还敢不敢继续叫嚣。
浩瀚的圣力弥漫,几乎在第一时间,席卷了整个皇宫中。
所有人脸色一变,没人会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
女帝几乎要起身,要制止王朝阳的行为。
王朝阳是亚圣,儒道二品,掌控天地之力。
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许清宵虽然才华横溢,万古大才,可说到底许清宵不过是半圣罢了。
天地之间,能压制许清宵的,除了一品之外,剩下的就只有天地之力了。
怀宁亲王静静看着,他眼神当中是几乎要起身,要制止王朝阳的行为。
王朝阳是亚圣,儒道二品,掌控天地之力。
这一点毋庸置疑。
而许清宵虽然才华横溢,万古大才,可说到底许清宵不过是半圣罢了。
天地之间,能压制许清
冷色。
季元也是如此,甚至眼神当中透露出轻蔑之色。
许清宵仗着自己在大魏王朝的地位,无所顾忌,可许清宵却忽略了一个点。
是,在大魏王朝,许清宵几乎如神一般的存在,六部尚书,满朝文武都支持他,这一点没有错,甚至就连女帝都支持许清宵。
可这不代表就没有人可以压制许清宵。
王朝阳,就是最大的杀招,他是亚圣,差一步,王朝阳便是圣人。
真正的圣人。
许清宵是半圣,两者之间还是有巨大的差距。
轰轰轰。
此时此刻,大魏王朝,一直安静的天地文宫,突兀之间,爆发出恐怖的气息。
这是圣人的气息。
咻咻咻。
一尊尊圣像虚影出现在大魏王朝的上空。
这些圣像,每一尊看起来都十分的可怕,立在天穹之中,静静地注视着世人。
五尊圣像虚影出现,搅动天地风云。
此时,天地变化无常,雷声大作,有云弥漫,遮掩一切。
自许清宵入大魏京都后,各方势力便在第一时间,将目光关注而来。
这三个月来,有关于许清宵的流言蜚语,可谓是穷出不断。
人们皆然好奇,许清宵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到底有没有入魔。
而随着许清宵到来,自然而然,引来了无数关注。
如今,许清宵大大方方回京,自然世人们知道,大魏王朝,又要出事了。
他们做好了准备,但没想到,直接引来圣意裁决。
看这个架势,这是要将许清宵置于死地啊。
京都内。
天地文宫释放出无与伦比的浩然正气,恐怖的浩然正气,冲天而起,化作五尊圣人虚影。
王朝阳要借助圣意,斩杀许清宵。
可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今日。”
“吾许清宵。”
“以天地之力,鉴我之心。”
“入亚圣境。”
大殿当中,随着王朝阳发难,怀宁亲王,季元,清净道人纷纷露出笑容。
在他们看来,亚圣打半圣,这还不是吊着打?
尤其是,许清宵实打实修炼了异术。
自然而然,在这方面,王朝阳是有优势的。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要入亚圣境?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毕竟,许清宵修炼异术,这已经是触犯天威,是天地不容的。
轰。
海量的浩然正气,涌入大魏皇宫,天地之间,更是传来轰轰之声。
许清宵的声音,传至大魏王朝每一寸角落。
人们惊愕,不敢详细,许清宵今日要入亚圣境。
细细算来,许清宵从踏入儒道开始,直至现在,也不过两年的时间啊。
两年亚圣。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之前大魏文宫曾说过,许清宵十年内,能成为半圣,有生之年,可以成为亚圣。
可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只是两年时间,许清宵便入亚圣境。
这不可思议。
匪夷所思。
“你也配成亚圣?”
“你修炼异术,祸国殃民,残害天下苍生,你若你能入亚圣,岂不是天道不公?”
“吾王朝阳,今日以五大圣意之剑,斩尔。”
然而,许清宵的声音响起后,唯一神色不变的就是王朝阳。
他负手而立,一番言语,改变天地。
下一刻,那轰轰之声再度响起,五大圣人的虚影,变得愈发真实。
很快,朱圣虚影,凝聚一把天地之剑,跨越一切,洞穿虚无,直接朝着许清宵劈杀下来。
圣意之剑,不可阻挡。
许清宵没有任何神色上的变化。
浩然文钟,突然出现,悬在额头之上,阻挡朱圣之剑。
虛無的彼岸
轰轰轰。
刹那间,火星四溅,好在皇宫大殿是由隔火油涂抹过一遍,并不会着火。
只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浩然文钟撑不住。
在这种极致的攻伐下,一件圣器,无法阻挡圣意。
“许清宵,你修炼异术,残害天下苍生,将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你该不该死?”
王朝阳继续开口,凝聚第二道圣意之剑,这是第四代圣人的虚影,朝着许清宵再次劈下来。
比之前更加恐怖。
整个皇宫大殿都在轰轰作响,祖祠当中,太祖长刀都在清微颤抖,关键时刻,它会觉醒,保护大魏皇帝。
圣意裁决就是如此直接。
不给许清宵任何一点机会,王朝阳也明白,许清宵想要突破亚圣境,以此达到平衡。
可问题是,他会允许许清宵突破至亚圣境吗?
决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二道圣意之剑斩来。
许清宵一步跨越,来到皇宫外。
第二剑威力如此恐怖,若是第三剑,大殿都要轰塌,许清宵不想连累其他无辜之人。
很快,随着第二剑落下。
浩然文钟依旧出现,但这一次,伴随着其余圣器一同出现,环绕在许清宵周围。
阻挡第二剑。
这是圣意裁决,许清宵阻挡不了,同时他也必须要撑过这一关,如此一来,他便可以真正借助天地之力。
突破亚圣境。
轰。
随着第二剑落下,所有圣器的气息全部衰败下来,尤其是浩然文钟,它无法支撑了。
许清宵感觉得到,他明白这些圣器已经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压力。
当下,他没有多语,将所有圣器纳入体内。
此时,第三剑落下,没有任何犹豫。
剑芒冲天,凝聚可怕的浩然正气,朝着许清宵狠狠劈下,
随着这一剑落下。
大魏龙鼎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阻挡着这一剑的威力。
轰。
大魏龙鼎与圣意之剑碰撞,爆发出炽烈的光芒,淹没了这一切。
怀宁亲王等人看到这一幕,皆然皱眉。
都已经请来了圣意裁决,没想到许清宵先后借助圣器,居然抵挡过了前面三剑。
如今还剩下最后两剑,还真的不好说了。
他们眼神当中透露出担忧之色。
是担忧许清宵能够熬过这一关,只是王朝阳面容却显得无比的平静,他的眼神之中,满是自信。
他并不在意前三剑的结果,而是在乎最后一剑。
轰。
第四剑落下。
不知为何,这一剑的威力,比之前强太多了,虽然每一剑都有提升,可这一剑的威力,极其恐怖。
惶惶天威弥漫。
剑芒坠落,朝着许清宵劈杀而落。
恐怖的剑芒下。
大魏龙鼎发出轰鸣声,难以阻挡。
好在的是,大魏龙鼎已经得到过几次蜕变,不然的话,这一剑足矣击溃大魏龙鼎。
龙鼎演化真龙,阻挡着这道恐怖的剑气。
吼。
真龙之声响起,恐怖的压力袭来,这不仅仅只是亚圣的力量,而且还是天地之力。
许清宵立在大魏龙鼎下。
他感受到了这恐怖的压力。
的确,这股压力很恐怖,主要是王朝阳得到了天地认可。
不同大魏文宫的亚圣一般。
对方多次找自己麻烦,可到头来的结果,都没有得到天地认可。
但这一次不一样,自己修炼异术,这无法争议,因为自己承认了,故而天地有所感应,王朝阳调动天地之力。
就是因为,天地有所感应,才会同意圣意裁决。
倘若许清宵不承认,王朝阳想要请圣意裁决,只怕极难。
如今圣意复苏,就无法取消,需要许清宵自己撑过这一难。
轰。
最终,第四道圣意之剑结束了。
大魏龙鼎也显得衰败,毕竟龙鼎硬生生撑过了第四道圣意之剑。
这是天地之剑。
自然而然,
取而代之的便是第五剑。
但第五剑并没有落下,而是在酝酿。
整座天地文宫都在加持浩然正气于大圣人虚影当中。
气息越来越恐怖,也越来越可怕。
也就在此时,王朝阳的声音响起了。
“第四剑,你已经没有了任何手段。”
“圣器,大魏龙鼎,已经无法再次使用,第五剑蕴含的威力,超越前面四剑,其威力是所有天地之力的总和。”
“许清宵,今日,本圣替天行道,诛杀邪魔。”
王朝阳的声音再度响起。
许清宵扛过了前面四道剑意,他根本不在乎,对比怀宁亲王等人的担忧,王朝阳显得十分从容。
因为他知道圣意裁决代表着什么,也知道圣意裁决意味着什么。
绝对不是这么简单。
五道圣意,每一道圣意都代表着一种天地之力,当许清宵抵挡过了第一道圣意之剑,那么第二道圣意便更强,如此反复,一直到第五道圣意。
会将前面所有的圣意之力加持。
得到天地认可,就意味着许清宵可以斩,他犯下了滔天大罪,天地不可容。
借助浩然正气,的的确确可以诛杀许清宵。
第五道圣意之剑,可以要了许清宵的命。
当王朝阳说完此话。
季灵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放肆。”
“王朝阳,你当真大胆。”
女帝出声,她直视王朝阳,眼神当中是寒意,也透露出杀机。
面对大魏女帝的训斥,王朝阳没有任何慌张,而是朝着女帝拱了拱手道。
“陛下,替天行道,是儒道职责所在,还望陛下莫因私念,祸害苍生。”
王朝阳如此回答。
丝毫不把皇权放在眼里,比之前的大魏文宫还要嚣张跋扈。
当然,这也是常态,毕竟大魏文宫说到底还是大魏的人,已经根深蒂固,如若不是大魏文宫选择离开大魏王朝。
下场不会有这么惨。
但王朝阳不一样,他自认自己是大圣人的后代,对大魏王朝没有任何一点归属感。
这是在大魏王朝,喊一声陛下。
若离开了大魏王朝,指不定王朝阳要称呼点其他。
“那朕今日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底牌了。”
“传朕口谕。”
“集结八门京兵,围剿三千大儒,破天地文宫。”
“倘若许爱卿有一点损伤,朕要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季灵也没有任何顾忌,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她无需在衡量权谋。
谁敢招惹,就杀谁。
当季灵开口。
一瞬间,王朝阳脸色有些难看。
他知道季灵不是在开玩笑。
自己有办法逃离大魏,可问题是三千大儒逃不了,这是他最强的助力。
有这三千大儒在,往后自己传道受业,将十分方便,若是三千大儒死在这里。
麻烦很大。
对自己极其不利。
“陛下,因魔杀儒,大魏国运将不复存在,你当真要走到这一步?”
王朝阳神色不太好看,望着女帝如此说道。
“大魏若失去许爱卿,国运也不复存在。”
“王朝阳,朕给你一次机会。”
季灵出声,她言语十分直接与果断,若许清宵当真有损,大魏国运也注定不复存在,与其如此,不如直接一点。
啰嗦什么?
面对女帝这般言论,王朝阳攥紧拳头,他有些沉默,在徘徊和犹豫。
可就在此时。
天地文宫之上。
大圣人的剑芒,突然之间,爆发出璀璨无比的光芒,炽烈可怕。
冲上云霄。
恐怖的圣意席卷整个大魏京都,而后一路蔓延。
这是圣意彻底复苏,大圣人之剑,要斩下来了。
“去请大魏一品归来,今日,斩圣。”
这一刻,女帝的声音响起。
她没有任何废话了,直接下达圣旨,请大魏一品归来,要斩杀王朝阳。
可王朝阳的神色却陡然一变。
“陛下。”
“这不是我的圣意。”
“与我无关。”
王朝阳开口,当他看到这一幕时,也有些惊讶,因为他没有继续调控天地之力。
按理说,最后一道圣人之剑,不应该落下的。
他也有些慌了,略显得不知所措。
实际上,杀不杀许清宵,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今日前来,是另有打算,他要交易。
与女帝做一次交易。
而这个交易的筹码,就是许清宵,这一切应该就在掌控之中。
许清宵扛过了前面四剑,在他的意料之中。
许清宵抗不过最后一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他有分寸,在这个时候,会特意停下来,与女帝谈论交易。
可没想到的是,第五剑竟然不受控制,自我觉醒。
圣意无穷。
实实在在超越了前面四道圣人的意志,因为这是大圣人之意,也是前面所有天地之力加持凝聚而出的力量。
光是一缕缕,就让人感到窒息,也让人感到害怕。
惶惶天威弥漫。
令人感到不安,王朝阳却在解释,这与他无关。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皱眉,连女帝都不由皱眉,他们不理解王朝阳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与他无关?
在场除了王朝阳之外,还有谁能够掌控天地之力?
是其他一品吗?
这不可能,即便是一品出手干扰,也无法影响圣人之意。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好奇了。
但突兀之间,王朝阳的声音再度响起。
“是许清宵。”
“是他自己引动圣意的。”
随着王朝阳的声音响起,在场众人再一次惊愕了。
“守仁自己引动圣意?”
“王朝阳,你莫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许圣怎可能自己引动圣意?”
“这不可能。”
朝堂当中,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皆然都不相信这是许清宵自己引动的圣意。
可就在此时。
大殿之外。
许清宵负手而立,他望着这道圣意之剑,而后缓缓开口道。
“天地鉴心。”
当声音响起的这一刻,大圣人之剑,化作无匹的力量,直接坠下来了。
轰轰轰。
此时此刻,整个京都地震山摇,炽烈无比的剑芒,淹没了一切。
所有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王朝阳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他猜到是许清宵引动圣意,可只是猜测,当许清宵真正引动圣意的那一刻,他彻底呆住了。
许清宵简直是疯了。
不怕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