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第1334章 恐怖的雕像熱推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狼王也觉得非常奇怪。
大多数图兰史诗,因为口口相传,以讹传讹的缘故,的确存在一些涂脂抹粉,夸大其词、天花乱坠的成分。
但无胃王和深渊魔虫的那场史诗大战,因为战斗方式的空前绝后,又被大批狮虎勇士见证的缘故,很多细节都出现在不同的史诗当中。
就算熊族的祭司,要故意夸大祖先的武勇。
狮虎二族的勇士,却是没必要为一名熊族强者来打包票的。
“我曾在至少四篇不同来源的战争史诗中,看到过无胃王和深渊魔虫激战的细节,其中两篇战争史诗提到,无胃王是被深渊魔虫吐出来的;一篇来自虎族的战争史诗提到,无胃王是被狮虎勇士们割开深渊魔虫的肚皮,解救出来的;还有一部来自熊族的战争史诗提到,无胃王是自己咬穿了深渊魔虫的肚皮,硬生生拱出来的。”
狼王沉吟道,“但无论他是怎么出来的,为了战胜深渊魔虫,无胃王都付出了四肢和五官的代价,周身血肉几乎被侵蚀殆尽,五脏六腑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中。
“其中三篇战争史诗,还用浓墨重彩的笔法,详细描述了无胃王硕大无朋的胃部,以及比蟒蛇更加粗壮的肠道,来彰显他的武勇。
“据说他的肠道一直发出雷霆般的蠕动声,即便在他死后,这可怕的雷霆声都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就好像控制着无胃王的并不是他的大脑,而是他的肠道一样。
“所以,你的怀疑很有道理,倘若这真是无胃王的尸体,根本不该如此完整,至少,五脏六腑应该暴露出来的。
“不,不仅仅是无胃王,还有‘拳头’,还有几乎所有矗立在这里的兽人强者。
“按理说,有资格矗立在这里的传奇英雄,全都是重视荣誉远远超过生命的存在,绝不甘心让时间慢慢夺走自己的力量,任凭皱纹如同死亡的罗网,将自己一点点慢慢绞死。
“按照图兰泽的惯例,在力量达到巅峰,预见到自己即将步入衰老阶段,就像正午时分光耀万丈的太阳,即将跌跌撞撞地堕入黑暗,这些传奇英雄,就会向最强大的敌人发起挑战。
“他们要么单枪匹马,冲向图腾兽聚集的巢穴。
“要么,在荣耀之战中一马当先,朝着数量比自己更多百倍的魔法师、守夜人、精灵弓箭手和矮人火炮手发起冲锋。
“总之,一名图兰泽的传奇英雄,既不会让年轻人见到自己垂垂老矣的模样,更不会容忍自己的尸体,保持完好无损的状态。
“身首异处是家常便饭,四肢折断再加上腰斩才勉强达到标准,唯有四分五裂甚至被魔法师的火球烧成焦炭,他们的灵魂才能昂首挺胸,踏入圣山神庙,去和更加古老的祖灵们谈笑风生。
“以这样的标准来衡量的话,这里的尸骸的确太过完整了一些。
“虽然很多尸骸是遍体鳞伤,隐隐能看到血肉深处的骨骼和内脏,不少尸骸甚至被劈掉了半个脑壳。
“但他们的四肢大多保持完整,而劈开的脑壳上,也包裹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骨膜,就像是经过了巧夺天工的修复一样。
“这实在是咄咄怪事,我曾经探索了那么多的失落神庙——自从三千年前,圣山神庙被封印之后,不少普通神庙也变成了图兰勇士的埋骨之所。
“但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埋葬方法,以及如此诡异的……尸骸。”
“或许,这些东西,并不是真正的尸骸。”
孟超朝“拳头”的尸骸凑了过去,将超凡视觉运转到了极限,瞳孔不断缩放,如同显微镜般仔细研究着这具尸骸,不,是这个“东西”的表面。
通过不断调节双眼的放大倍数,孟超很确定,这个东西的表面,并不存在普通干尸都有的皮屑。
貌似浓密的毛发,也隐隐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
他的“血肉”看不出半点有机物的特征,反而和支离破碎的战甲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不知道是从血肉里面长出了战甲,还是从战甲下面长出了血肉。
“我觉得,这不是尸骸,倒像是某种未知材料铸造的雕像。”
孟超曾经接触过成千上万的怪兽尸骸。
包括自家的“超星集团”,因为垄断了龙城中低端怪兽材料的供应市场,甚至成为了赤龙军的军用怪兽肉压缩罐头的承包商,为了延长怪兽血肉的保质期,锁住其中的营养物质,也引进了好几条快速脱水和急冻保鲜的流水线。
孟超非常清楚,快速脱水、急冻冷藏、注入各种防腐药剂甚至高能物质之后的怪兽血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快速脱水之后的怪兽血肉,哪怕在零下数十道的环境中,冻得像是一坨冰块。
以孟超无比敏锐的感知力,仍旧能轻易分辨出,他们和无机物的区别。
眼前这些东西,却和脱水冷藏的怪兽血肉截然不同。
尽管孟超隐隐能从这些东西的体内,感知到极其微弱的磁场活动。
但他还是无法想象,这些诡异的雕像,曾是某种生命。
“如果……他们真是雕像的话,那问题就更多了。”
狼王深深皱眉,喃喃道,“究竟是谁塑造和雕刻了他们,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才将他们摆放在这里?
“而且,你不觉得,这些雕像的雕刻风格,实在太过……写实了吗?”
的确,孟超也看出来了。
(C91) Madoka Diary
图兰兽人并非没有艺术细胞。
只不过,和绝大多数好勇斗狠的野蛮人一样,图兰兽人的艺术风格,也是走的简单粗暴,随心所欲,“野兽派”的路子。
比方两人之前在甬道里看到的,仿佛用凶兽爪牙在墙壁上乱抓乱挠出来,充满了抽象色彩,无比粗犷豪放的壁画。
眼前这些“雕像”,却在写实主义的道路上,走到了尽头。
每一座雕像上,毛发纤毫毕现,皮肤间的褶皱完全符合肌理走向,微微凸显的血管和神经,隐隐泛着不同的光泽,就连粗大的毛孔,都被一个不漏地细细雕琢出来。
要知道,图兰兽人正是以毛发浓密、蓬乱而著称。
就算以龙城的动画虚拟技术,想要在电脑屏幕里创造出一名以假乱真的图兰兽人都不容易。
更别提,用如此丧心病狂的精加工技术,在现实中雕刻出这样一座,不,是成千上万座栩栩如生的雕像。
暗月氏族的蛇人、鳄鱼人和蜥蜴人虽然没有毛发。
但他们的鳞片,还有每一枚鳞片上独一无二的刮擦痕迹,又是比毛发更难以雕刻的麻烦。
而比毛发和鳞片更加麻烦百倍的,则是伤口。
无论刀砍斧剁,剑刺枪扎,或者被凶兽撕咬,被魔法烈焰焚烧,被魔法闪电贯穿全身……不同原因造成的伤口,都有着错综复杂,与众不同的呈现形式。
如孟超和狼王这样阅读尸体的高手,可以一眼看出某道伤口的切入角度,究竟是致命伤还是死后才切割出来的假伤口,甚至能通过阅读伤口,推演出激战的全过程。
但他们“阅读”了几十座雕像,却没有看出半道伤口的破绽。
甚至,孟超仔细观察了“拳头”和“大胃王”的雕像之后,发现所有伤口的分布、深浅和形态,都大致符合狼王告诉他的,战争史诗中的记载。
这也是两人刚开始,将这些雕像当成干尸的主要原因。
当一件冷冰冰的死物,被不可思议的技术,雕琢成了活灵活现的人形,但塑造它的材质,又和真人截然不同时,就容易让真正的活人,产生不寒而栗的恐惧感。
地球上的专家学者,将这种现象成为“恐怖谷效应”。
此刻的孟超和狼王,就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座深不见底的恐怖幽谷。
“究竟是谁,运用什么样的工具,技术和材料,又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制造了这些雕像?”
两人面面相觑。
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迷惑,和眼角微微跳动的肌肉。
就在这时——
“咚!”
沉默的雕像群深处,忽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分不清是脚步还是鼓点的声音。
孟超和狼王的瞳孔,同时收缩到了极限。
“你听到了吗,是方阵深处真的传来了声音,还是我的幻听?”
“听到了,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眼前一切都是幻觉更可怕,还是眼前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更加可怕。”
“等等,你有没有感觉……这个地方发生了某种变化,我说不上来,总觉得哪儿不对,和我们刚刚登上这座高台时不同了。”
“是,是脚下!”
孟超和狼王同时看向自己的双脚。
原本高台上铺满了一层类似原始丛林中的腐殖质般,粘稠无比的黑色物质。
他们踏上高台时,双脚就微微陷入“黑色腐殖质”中。
不过,刚开始的黑色腐殖质密度极大,黏性极高,几乎不存在流动性,仅仅没过两人的脚背而已。
就算他们踩着黑色腐殖质不断前进,也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涟漪。
可现在,黑色腐殖质的黏性正在消失。
随着两人的移动,他们双脚周围的黑色腐殖质上出现了一圈圈的涟漪。
那就好像,黑色腐殖质正从三千年的封印状态中,慢慢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