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534章 覺得有些怪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第1534章 觉得有些怪
煙茫 小說
胡铭晨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重点,而之前,他们并没有将重点放在这个角度去思考,总觉得,黄杨市的决心很大,各方面的方案报告很好。
实际上,作为国际级的新区布局,除非有极其特殊的情况,否则,不会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做那样的安排和布局。
这个是最基础的考量,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其他的条件才有意义。
而以靠资源发展的黄杨市,根本竞争不过品名市,两个城市单单在教育资源的累计上,就不是一个量级,更何况,科技投入,出口创汇,以及民营企业数量等方面,黄杨市也是整体落后。
所以胡铭晨的预判是,黄杨市这完全就是一个噱头,与品名市比较,它的胜算不到三成。
“对,对,对,哎呀,我之前怎么就抓小放大了呢,我其实也考虑过这这方面,但是没有太过于重视,被黄杨市漂亮的规划方案给遮蔽了。”罗皓才恍然之后,连连点头道。
至尊杀手倾狂绝妃
“这是一方面,其次嗯,我是比较反对打量举债发展的,虽然利用别的资金来发展自己,是一个常规的商业手段,可是,很多人将这个看做成了近途,觉得是英明的手段,这一点,到最后,绝大多数应该皆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胡铭晨又道。
“在房地产行业,几乎每家企业都是如此,因为房地产行业占用资金量太大,不从银行大举借债的话,根本没办法实现快速扩展。就靠自有资金和利润累计的话,真的是很慢。现在排在我们前面的那几家大型房企,每一家的年投资额和销售额,基本上都在七八百亿以上,前面个三四家,更是一千多两千亿,基本上每一个有潜力的市场和城市,都被他们给占据了。”罗皓才摸着自己下巴的短须道。
罗皓才这么说,就证明他还是有一点点羡慕那些企业的,否则,不会如此吃味。
实际上,文萃集团不是没有欠银行的钱,他们的欠债金额只不过不是那么的巨大,处于文萃集团的可控和承受范围内。
“罗叔叔,我反正还是那么建议你,这就像是跑步比赛,起步好,中途跑得快,其实都没什么,有些事,真的是欲速则不达,如果在终点之前摔了一跤,那么前面的那些优势,立马就会荡然无存。我看到,那几家巨型知名房企,每一家的欠债金额都是资产的三倍以上,高的甚至达到了了十倍。你想想看,一家价值八百亿的企业,却欠款八千亿,呵呵,这样的企业,在我眼里,随时都有可能会倒。如若是我,我就累计现金,到时候他们撑不住,手里的项目绝对要贱卖,到时候,直接吃下,岂不是更好,直接免去了前面的繁琐。”胡铭晨道
罗皓才思索了一番:“你的意思我明白,以前你就是这么给我说的,哎,只是看到那些人突飞猛进,而我们却小步向前,真的是有些不甘和羡慕……好吧,我还是听你的,用心把目前的项目打造成精品工程。”
“如果遇到好项目,而你真的缺资金,那么可以和吴怀思那边商量,引入投资,很多情况下,是比贷款自己单干更好,呵呵。”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了那个肯撒,他来我这里参观,其实一个目的就是希望我能够去斯尼亚考察甚至投资,你有没有兴趣?”罗皓才身子前倾一下,两眼盯着胡铭晨问道。
“呵呵,你去斯尼亚投资房地产?我知道不少非洲国家的经济都在复苏和增长,可是,在他们那边去投资房产,怕不是好的选择吧?”胡铭晨不以为意道。
“不完全是房子,他们除了建房,人家也还有公路,港口,机场等都需要扩大建设。多年的动乱,他们的基础设施真的很差,就是斯尼亚的首都佩里雷,各方面的设施也比镇南差了起码二三十年,商机还是不小的。”罗皓才怂恿道。
就在此时,肯撒在吴义夫和魏东方的陪同下回来,见到胡铭晨和周岚也在,他很高兴,并没有因为两人是学生的身份而产生轻忽。
上門萌爸 小說
“罗总,参观了你们公司之后,我发现,你们的建设实力和技术还是很高超的,你们有一流的设计团队和经营队伍,在我们斯尼亚,没有一家公司比得过你们,不,应该说是差距很远。”肯撒坐下来之后,兴奋的对罗皓才道。
“谢谢,肯撒大使谬赞了,我们只不过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做好本职工作而已。”罗皓才谦虚道。
“不知道罗先生是否真的有心去我们斯尼亚进行投资,以你们的资金实力和技术能力,很多行业都是适合你们的,你们要是去,我们一定会提供各种优惠条件和待遇。”肯撒大使还真的是抓住一个中心不动摇,只要面对合适的大企业,他都会邀请并游说别人去斯尼亚考察投资。
精靈寶可夢單頁短漫雜燴
从这个角度说,斯尼亚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的外交官,不遗余力的为斯尼亚的发展和繁荣殚精竭虑。
“肯撒大使,您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前往斯尼亚看看具体情况,到时候,还真的是少不了麻烦你。”罗皓才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
感觉罗皓才还是有兴趣,肯撒大使连忙又介绍他们当地的各种投资政策和资源,寄希望于可以使得罗皓才的兴趣更大更浓厚一些。
虽然肯撒大使每到一处都会极力又随当地龙头企业前往斯尼亚,可是,必须承认,效果并不理想。
因为在很多国人的眼里,斯尼亚那种非洲小国,经济落后,环境恶劣,蚊虫横生,治安很差。
所以除了国家主导的援建项目,真正企业感兴趣并且愿意真金白银砸下去的,寥寥无几。
因为这些企业觉得,目前国内的发展机会就很多,想要赚钱的话,只要有资金,国内有大把赚钱的领域和机会,根本没必要大老远去冒险。
罗皓才听得多了,就有点意兴阑珊,反之,胡铭晨却被勾起了极大的兴致。
不过,胡铭晨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更没有马上表示自己愿意去看看的意思。
四十几分钟后,罗皓才在帕顿酒店设宴款待肯撒大使和胡铭晨他们。
不管以后会否真的前往,现在人家来了,尽一下地主之谊,是理所应当的。
一行人坐车前往帕顿酒店,罗皓才已经安排人订好了一个巨大的包间。
刚刚肯撒是一个人与胡铭晨他们聊天,可实际上,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大使,是有几位随从人员的,并且,外事办那边也有人。
所以一个包间十几个人坐下来,就显得并不是那么空旷了。
晚宴上,就没有具体聊什么投资的话题,基本上,就是一些场面话居多,外事办的人还搞了个欢迎词,就是希望肯撒大使可以多在镇南逗留两天,到处去走走看看,从而加深互相之间的一个了解。
胡铭晨才不管这个晚宴是不是有公务的性质,既然是罗皓才请客,那他就只晓得吃,多余的话,则是一声不讲。
“我们这样是不是显得太失礼了?应该要文雅绅士一些吧,否则,被人笑话。”胡铭晨给周岚夹了一碟子的菜之后,周岚微囧的皱着眉头垂着螓首小声对他道。
“呵呵,怕什么,晚宴嘛,就是吃晚饭,太客气了吃不饱。”胡铭晨不以为意的傻傻一笑道。
“可是有外宾和外事办高官呢。”周岚挤眉弄眼道。
“没事,也许我们的这个样子,在他们国家就算是文雅绅士了呢,我们没必要装,你想吃什么告诉我,你不好意思夹的话,我帮你。”胡铭晨大大咧咧道。
胡铭晨并不是真的歧视和瞧不起肯撒和斯尼亚这个非洲国家,他只不过是不想装,不想亏待自己的肚子以及周岚而已。
反正,率性而为,今时今日的胡铭晨,完全有资格和底气那么做,谁也没有办法在这方面限制和要求他。
晚宴之后,肯撒大使就下榻在帕顿酒店,由相关官员招呼他。
胡铭晨他们则是联袂离开。
下到酒店大堂,胡铭晨他们看到,那个欧洲西斯集团的普尔竟然与永元集团的秦国仁非常愉快的出现在门口。
“这家伙不是要赶着去其他城市的吗?怎么居然还在镇南。”胡铭晨脑子里当场就发出一个疑问。
两人下午才与罗皓才一起出席了发展论坛,因此,彼此也算是认识了,见到他,普尔和秦国仁倒也没有回避,反而笑盈盈的走上来。
“罗总,你好啊,也在这里吃饭吗?”秦国仁笑着打招呼道。
秦国仁虽然是大型国企的老总,可是就财富而言,他与罗皓才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因此并没有太自恃身份。
“秦总你好,看你们相谈甚欢,难道你们是打算进行合作吗?”罗皓才握着秦国仁的手问道。
“呵呵,我们是多元化的集团,对于任何企业都有可能建立合作关系。”秦国仁不予置否的道。
“罗先生,看来是刚陪完那个肯撒咯?”普尔阴阳怪调的道。
普尔的这个话一出,胡铭晨就觉得有些怪,他怎么会主动提到那个肯撒呢?难不成,他们来帕顿酒店,就是因为肯撒大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