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起點-第三章 攤牌讀書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你还看出什么了,一并说说。”
冷小兵双手环胸,面带欣赏的看向了李杰。
这小子,是个好苗子。
第一次出现场看到死人,不仅面不改色,还能细心的发现他们暂时忽略的细节。
没错,只是暂时忽略。
冷小兵虽然第一次出现场时拉了胯,但十几年过去,他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刑警。
十七年间,大案要案破了无数。
也正因为如此,海舟案始终没破,他愈发的耿耿于怀。
“死者双手被缚,呈跪姿,看起来像是在忏悔,初步推断应该是死于谋杀,具体是情杀,还是仇杀需要进一步调查。”
“另外,嫌疑人有两名,身高初步推断为165-170左右,体格和受害者相差较大,应该是从背后袭击受害者。”
“没错!”
就在这时,顾法医出声迎合了李杰的言论,只见他拉开受害者的衣领,指着上一处创伤道。
“嫌疑人是从背后袭击了受害人,用的是高压电击棒,弄晕以后才用束缚带将受害人的双手捆住。”
“具体死因是窒息,嫌疑人制住受害人后,用绳子从背后将受害人勒死。”
“死亡时间,昨晚六点到七点之间。”
听完法医的发言,小女警颇为意外的瞥了一眼身旁的李杰。
这家伙,有点东西啊。
不过,他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
没有看过现场的勘察报告就做出了推断,不怕得出错误的结论吗?
他平时在生活在应该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能力应该很强,不然的话,不会做出这样的表现。
“我建议全面勘察现场周围的足迹。”
李杰举手道:“我怀疑受害人周围成趟的足迹是嫌疑人故意留下的,为的就是扰乱我们的判断,误以为凶手只有一个人。”
“另外,受害人晚上还来登山,平时生活应该是一个登山爱好者,一般来说,经常登山的人会随身带着背包。”
“但现场并没有发现受害人的背包。”
“背包或许是遗留在受害人的车里,或者遗失在某个地方,当然,更有可能是被凶手拿走了。”
“如果是最后一种可能,受害人的死因或许和包里的东西有关。”
“很精彩的分析!”
冷小兵拍了拍手,一脸赞赏的看着李杰。
“对了,刚刚走得匆忙,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学校毕业的?”
李杰似笑非笑的看着冷小兵,简明扼要的回道。
“华夏GA大学,夏木”
夏木?
听到这个名字,冷小兵神色一怔。
他又想起了海舟案,十七年前,海舟案的最后一个死者夏金兰被杀时,她家里就有一个孩子叫‘夏木’。
当时,这个孩子因为藏在阁楼里逃过一劫。
“冷队?”
“冷队?”
良久,眼看冷小兵依旧愣在原地,小女警不由上前轻轻推了他一把,同时奇怪的看着冷小兵。
冷队刚刚是怎么了?
这还在现场呢,怎么愣了那么长时间?
想着想着,小女警又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李杰,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个猜测。
难道冷队知道这个叫‘夏木’的人?
冷小兵回过神来,他知道自己刚刚失态了,不过到底是老油条了,一句话就转移了话题。
“走,我们去看看周围留下的足迹。”
说着,他朝着李杰招了招手。
“夏木,你跟我一起。”
两人顺着现场留下的痕迹一路行至一片幽林,眼看四下无人,冷小兵方才开口道。
“夏木,我们是不是见过?”
他刚刚虽然愣神了,但在愣神之前,他明显看出了‘夏木’的眼神问题。
所以,他心中有了一个猜测,这个夏木很有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孩子,算算时间,当年的那个孩子现在应该和‘夏木’差不多大。
“是的,冷队,我们十七年前就见过。”
即使心中早有准备,但印证了心中的猜测,冷小兵还的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你是那个孩子?”
李杰目光平静的看着冷小兵的眼睛。
“嗯。”
眼瞧着李杰如此坦然,冷小兵心思一动,直言不讳的试探道。
幸福食堂的異世界美食
“GA大学的毕业生,来了咱们海舟市,我说夏木,你来海舟市该不会是为了当年的案子吧?”
“没错,是的。”
李杰淡淡的点了点头,大方的承认了事实。
伪装?
不需要。
他进入副本,为的就是调查海舟案,找出真凶!
冷小兵闻言顿时收敛了笑意,神情严肃道:“夏木,你是GA大学的高材生,对于回避条款应该不陌生吧?”
“你和当年的受害者虽然不是近亲,也不是亲戚,但你和她还是存在相当程度的关系。”
“符合回避原则中的第三条,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的,办案人员应当主动申请回避。”
李杰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我当然明白,不过,冷队,我想你对这件案子应该也没有放下吧?”
冷小兵下意识的往后微微退了半步,随后立马反应过来,恢复了冷静。
他,当然也没有放下,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抓到凶手。
但这一切,他不能和对方说。
两人毕竟只是第一次见面,相处时间甚至没超过一个小时,谁知道‘夏木’的性格是怎么样的?
况且,查一件十七年前的案子,其中有多难,只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十七年过去,海舟案依旧悬而未决,凶手也没有再犯,如果凶手就此消失,这个案子恐怕永远都破不了。
他已经在这个案子上耗费了十七载光阴,从一个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中年人。
‘夏木’就像是当年的他,‘夏木’还年轻,GA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前途远大,不该把精力放在这一桩悬案上。
“夏木,不论你来海舟市的目的是什么,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海舟案是一件十七年前的案子。”
“再没有新的证据出现前,这件案子是不会轻易重启的。”
“另外,即使重启海舟案,根据亲属回避原则,你也不能参与调查。”
“所以,你不应该把心思放在这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