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 愛下-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萬世樂土?鑒賞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此刻,斗转星移。
仿佛千万年的时光一瞬而过,毁灭了十数个边境的漆黑焰流没入了灿烂的星海之中,在点点绚烂的幻光的笼罩下,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弥散,化为溶解坍塌的云雾,宛如电子射镜中所呈现出的暗星云。
数之不尽的引力场在星海之中生灭,随着星辰的运转扩大或者是收缩,彼此汇聚一处,就形成了看不见的磨盘。
在令人瞠目结舌的宏观尺度俯瞰之下,就算是足以摧毁边境防御阵线的刚烈炮击,也变成了绕指柔一般的棉絮,在随意的撕扯和运转中,迅速的消磨。
直到最后,来到蓬莱的巅峰时,便只剩下一缕清风。
徒然扰动了老者的长发。
我、要結婚了!~與cosplay女高中生的秘密戀愛~
如此轻柔。
而溶解无数魂灵之后的灾厄结晶,已经悄无声息的融入到那一片星河之中去了。
最强乡村 江南三十
同化!
不着痕迹,不见端倪,也没有任何肉眼可见的激烈变动,惊涛海浪在纯钧所划下的领域中,无声的平息。
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并非是纯粹的力量之间的较量,而是东夏所奠定的统治威权对外来者的……降服!
这便是纯钧。
延续了来自数千年前的狂想和期愿,由稷下历代相传的使命,最终在已经在龙脉的孕养之中彻底完成的【威权遗物·纯钧】!
吹毛断发?力敌千军?斩将杀敌?终究是武夫之勇,何其浅薄!如此的力量,除了如同其他粗陋的铁片一般祸乱天下之外,还有何用!
曾经的欧冶子,倾尽一切心血想要锻造的,并非是世间至锐至强的有形之物,而是,天命相授、万象臣服的天子之剑!
厘定度量,划分乾坤,车同轨,书同文,讨除混乱,涤荡乱象。令世间有矩可循,令天理有法可变。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一份威权是如此的单纯,但又如此的冷酷,不单独钟爱于光明,也不排斥黑暗,不因善而动摇,也不因恶所弯曲。
不因人心而改易,也不因道德而变化,只是单纯的维持着界限,令万物有序,清浊并存。
它真正的作用不是剑,而是度量天命、山河、人间和地狱的尺!
它不需要防守,倘若法理足够完备,只要划定界限,一切闯入其中的都会被秩序所同化。
同样,倘若能够负担这一份东夏社稷之重,也不需要任何的进攻。
只要……
像是现在的玄鸟一样,抬起万钧法度,向着深渊指出。
那一瞬间,剑锋所指之处,深度之下,那一片充斥着无数破灭火光的深度之间,骤然天地变换。
就在所有惊骇视线的凝视中,福音圣座悄无声息的倾覆,翻转,无法掌控的回旋,最终,倒悬!
翻了一个面?!
不对,那只是肉眼所看到的表象而已。
就在青铜之眼架设在最前线的数百座巨型探镜的感应中,一个看不见的恐怖漩涡从深渊之中骤然浮现。
深度在激烈的变化。
从一至百,跳动不休。
前所未有的扭曲现象掀起了数之不尽的乱流,笼罩着整片战场,隔绝内外。在漩涡和乱流的笼罩之下,形成了一片片诡异的领域。恰似遍布海面的迷雾一样,除非有灯塔的导航,否则绝无任何人能够跨越这咫尺天涯所化成的天堑。
这便是足以桎梏地狱的陷阱。
以整个东夏的‘质量’,针对不臣予以镇压!
——福音圣座,搁浅!
而玄鸟,却微微一愣。
似是对眼前的成果并不满意一般。
刚刚那一剑,纯钧法度笼罩之下,福音圣座的外层应该在深度乱流中自行裂解开来才对,没想到竟然只是无法移动这么简单。
“这么多年没运动过,竟然还差点意思啊。”
老人自嘲一叹,再度抬起了手中的剑刃。可这一次,一只土石化的手掌却从斜刺里伸出,死死的攥住了他的手腕。
混沌!
“纯钧出鞘两寸四分……”
维系着龙脉通路的升华者阻止了玄鸟再度‘拔剑’,模糊的面孔上,有一双焦躁的眼瞳浮现,瞪着他:
“差不多了,老爷子。”
他说,“已经差不多了!”
海上的狂风卷起了玄鸟的长袖,露出了手臂上干瘪龟裂的伤痕,仿佛被烈火所焚烧那样,已经蔓延至手臂。
裂隙之后,粘稠的鲜血缓慢流动着,滴落。
看着混沌执着的神情,玄鸟沉默了,许久,释然一笑。
“……好。”
在他缓缓放下手臂,中止了纯钧的再度苏醒,凝视着远方的地狱浪潮,许久,对身旁的后继者说:“我累了,你替我拿一会儿吧。”
“嗯。”
混沌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剑,驻地而立。
玄鸟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海天之间,除了呼啸的狂风之外,再度归于寂静。
崩!
一道深邃的裂口从混沌异化的手腕上浮现,紧接着,第二道……
“社稷之重啊。”
混沌轻叹:“真不容易。”
就这样,扶着纯钧,紧握,在剑刃的倒影中,漩涡之中的福音圣座激烈的运转,左冲右突,但却始终无法脱离映照的范畴。
如同锁链。
而混沌,只是凝视着地狱的方向,模糊的面孔上,毫无任何表情:“别着急,年轻人的体力总是要好一点的……”
“来,我们慢慢玩——”
就在他背后,无尽之海上,数之不尽的边境岛屿在虹光的推动之下迅速的变换,一道道烈光向着天空飞起。
蓬莱防线,总计一百四十一门超远程深度打击巨炮,全弹发射!
.
.
不止是蓬莱防线的反击,在那一瞬,美洲、俄联等参与福音圣座作战计划的防线,尽数开始了不惜任何代价的火力覆盖。
如同一道道烧红的铁丝忽然从黑暗里伸出,刺向了福音圣座的所在。
海量的炮击配合之下,权天使作战编队再度呼啸而来。
而数之不尽的登陆舱在深空军团的阴影中升起,带着火光,砸进了福音圣座上的裂隙里,前仆后继!
此时此刻,整个边境战线已经调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投入到这一场前所未有的惨烈战争之中,战火自外而内的向内焚烧。
而就在纯钧划界的同时,在福音圣座内,数十道燃烧的辉光,便已经冲天而起。
笔直的,向着升变天突入!
首当其冲的,是响彻七天的长吟,如此高亢,震得槐诗的灵魂一阵阵动乱不止,难以自持。而反观其他的征战天使,甚至在那长吟声之中陷入僵硬和呆滞。
还有的,竟然开始纷纷倒戈……
无视位阶,无视等级,陷入了癫狂,狞笑着同原本的友军厮杀在一处。
甚至比槐诗利用赝品统治者所散播的瘟疫还要更加的恐怖,但却没有任何的诡异气息,堂皇正大,浩荡的回荡在天地之间。
令槐诗陷入了呆滞,无法理解。
直到,他看到那一道贯穿七界的辉煌投影。
巨角如鹿、长身似蛇、锐爪如鹰,通体漆黑,双眸猩红……
“妈耶,龙!”
槐诗失声,下意识的扯着旁边的维塔利,狂热呐喊:“快看,龙啊,龙诶!”
维塔利愣了半天,才想起来,旁边这货还是个东夏人。
“别傻了,不到倾国之战的时候,东夏不会把龙的威权拿出来的。”维塔利摇头感慨:“不过,虽然是龙脉投影,但有一点你倒是说的没错……”
那曾经应该是天下最正当的龙属之一。
哪怕褪去鳞角和神圣,依旧存留着曾经煌煌无上的威严。
此刻,只是嘶鸣,便挑动了不知道多少猎食天使残存在灵魂之中的本性,那些在牧场主的消化和扭曲之下未曾消亡的原罪。
就在长吟之下,七天之内的一切圣光在迅速的泯灭。
昏暗。
就仿佛被那庞大的存在吞入腹中。直到最后,宛如永恒的长夜在双眸的俯瞰之下降临。
东夏五阶。
——受加冕者·烛九阴!
“顺风车坐够了没有?从我脖子上下来!”
此世孽业之路的顶点,烛九阴回眸,冷漠的瞪着扒拉在自己脖子上的老东西:“别蹬鼻子上脸了啊,原继先。”
“嗯?我以为咱俩合作的还挺愉快的来着。”
原家的二爷爷愕然回应,他的独臂扯着烛九阴的鳞片,一不小心,扒拉了半截下来,然后在烛九阴冷漠的眼神中,尴尬的又往回塞了两下。
“当初我就应该在酆都直接捏死你算了。”
“哦,现在嘴硬了是吧?你当年被人砍死的时候,我放你一马又算怎么回事儿?”原继先嗤笑一声:“不愧是烛九阴,就是硬气!”
“你二十多那年,被我打的掉眼泪的事情怎么不跟你家孩子好好讲讲?”烛九阴怪笑:“我们两个打他一个,呜呜呜,没有打过,不是爷爷不行,是林家的那个家伙太卑鄙了,他下了药,呜呜呜……”
轰!
来自烛九阴的嘲讽,被升变天呼啸砸落的巨大利刃所打断,黑暗涌动,自烛九阴的周身化为了一道道凝结成实质的诡异恶咒。
而原继先的胯下,龙马幻影嘶鸣着浮现,撑起老人,染血的大戟再度从手中浮现,随意轻点着一个个升起的恐怖暗影:“一二三四五……哟呵,五个统治者,要不要我这次让让你,给你留一个?”
“那多不好意思啊,要不五个全都给你,让我见识一下原家枪的能耐?”
烛九阴的眼眸之中涌现幽暗的火光,咧嘴,狞笑:“要么着,就干脆跟在老子屁股后面,喝风吧!”
话音未落,举世之暗骤然扩散。
在那一片漆黑之中,恶毒的龙吟和战马的嘶鸣迸发。
战争再起!
而就在当代烛九阴和睚眦之后,俄联的光轮自牺牲天向上升起,紧接着,影中之蛇修特洛尔,罗马的阿尔忒尼斯与盲眼的霍德尔,一道有一道的火光不断的砸在了升变天之上。
而随着无数灵魂中突如其来的绝望和苦痛之潮,黑神·维塔利的源质化身也近乎瞬移一般的,突兀出现在了升变天的迷雾之中。
一只手里提着瞪大眼睛吃瓜的槐诗,另一只手抬起,无穷恶念之潮便注入了烛九阴的黑暗里,令恶孽之兽愉悦的嘶鸣,仰头,喷出了灰暗的阴云,少顷,便有一道道魂灵一般的惨白雨水从天而降,落在地上,哪怕是统治者,都在雨水的腐蚀中,嗤嗤作响!
紧接着,随着手指的轻点,一只又一只的诡异巨兽从绝望和苦痛之潮中升起,扑向了近在咫尺的统治者们。
巨妖!
那些从无数负面情绪中萃取、加工和孕育而出的怪物们聚散无形,来去如风,以于体型毫不相称的恐怖速度驰骋往来。
而被投入了无穷杀戮技艺和狂热之后,便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战争兵器。
只要此刻无数灵魂尚存,对于黑神来说,这些东西便不过是消耗品。
甚至不需要出动他的纯恶之剑。
“哎呀,前辈牛逼!”
槐诗缩在维塔利身后,摇旗呐喊:“前辈厉害啊!维塔利先生加油!搞他,搞他,对,他瞪您老半天了,快戳丫的眼睛,让这孙子知道咱们天国谱系的厉害!
哎呀呀,什么叫做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姜果然是老的辣,前辈出手,就是和我们毛头小子不一样,不同凡响,不同凡响啊!”
自从这孙子来到这儿之后,吹嘘和捧赞的话语好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往外冒。如果不是怕碍到维塔利的发挥,他都忍不住要从上去给老前辈捏腿揉肩了。
这就是背靠金大腿的轻松和有大佬带刷的幸福么?
爱了爱了!
工具人槐诗已经感动的快要泪流满面,顺带还滋溜了一罐可乐。
就连回去之后跟人怎么说他都想好了——你们知道吗嘿,在福音圣座的时候,那阵仗可不一般,不怕把你的头吓掉了,那一场,当时我和维塔利先生一起起码合砍了三个统治者啊!
而就在维塔利快要受不了,回头把这个小王八先捏死的时候,响彻天地的轰鸣终于从升变天之中迸发。
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未曾真正露面的恐怖身影从迷雾中缓缓升起。
头戴着神圣之冠冕,背负十六翼的统治者。
神之眼!
——大天使·公义!
此刻,宛如福音圣座化身的庞大身影,自天穹之上轻蔑的俯瞰。
“啊,愚昧凡夫,无知之众……虽有力量,却不竖功绩,不明正理,又是一群自甘堕落之辈,已然无可救药。”
那一瞬间,以升变为名的庄严光轮,从他的背后缓缓浮现。
宛如天地回旋,自激烈的运转之中,迸发阵阵雷鸣。
“——既然尔等如此盼望毁灭,那便来领受死亡吧!”
伴随着公义的话语。
遺失的石板 小說
超可動女孩1/6
此刻,在现境围攻之中,搁浅的福音圣座骤然一阵。
外壳已经开始崩裂的庞大地狱,竟然开始了迅速的本章,再不用现境的轰击和进攻,漆黑的外壳上,一张张面孔迅速的碎裂。
仿佛有什么诡异的恶兽从卵中降生一样。
撕裂了那一层微不足道的外壳。
一具腹部臃肿、四只纤细的畸形人形从其中缓慢的爬出,抬起四只眼睛,环顾四周,张口,再度发出响彻深渊的嘶鸣。
宛如婴儿啼哭一般。
福音圣座,苏醒!
而就在那一瞬间,庞大怪物身躯上的裂口,骤然再度合拢,形成了新的封锁。内部七天中,传来了响彻天地的巨响。
宛如心跳和脉搏。
伴随着地狱的律动,漆黑的洪流从天穹上倾斜而下,漫卷,迅速的吞没了内部的一切空间,将所有的魂灵都笼罩在其中,溶解,异化,畸变,冻结!
而随着无数送上门来的灵魂被那一片堪比胃液的黑暗所吞没,在巨大怪物的背后,便有一双双庞大到足以将地狱遮蔽其中的黑翼展开。
“且膜拜吧,无信者,且赞颂吧,尔等卑微现境之民!”
公义聆听着那美妙的胎动,庄严的面孔上浮现出诡异的狞笑,双臂展开,展示着这一片属于牧场主的圣迹:
“——万世乐土,自此而成!”
而那一瞬间,维塔利俯瞰着脚下迅速蔓延升起的黑暗浊流,动作戛然而止。
然后,回头。
看向身后招人烦的挂件。
“差不多,到时候了。”他说,“该工作了,槐诗。”
那熟悉的眼神,让槐诗本能的有点发毛。
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It’s my life
“呃,维塔利先生,不要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嘛,总不会又让我去当工具人,是吧?”说完,他就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卧槽!”
维塔利直接飞起一脚。
干脆利落,行云流水的,将槐诗,踹进了下面那一片奔涌的浊流之中。
就在一串令人闻之伤心、听之落泪的悲怆惨叫声中,槐诗噗通一声,被黑暗所淹没,紧接着,云中君的身体就好像纸糊的一样,开始迅速溶解。
某种庄严、森冷又诡异的力量,涌入了灵魂之中。
冷漠的俯瞰着他。
然后,再度,掌控了一切。
在最后的那一瞬间,恍惚中,他仿佛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饱含着不耐烦和冷漠。
“……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