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 起點-第兩百六十九章 括宇當淨靈分享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看着面前这个土著男子,因为掌握着神子最为根本的灵性之言,所以这个人一到他们面前,他便立时看透了这个的灵性力量,看到了其人逃出去后的所有经历。
这个人并不像瑶璃那样苏醒之后就遇到了天夏修道人,被带到了文明之地,还接受了完整的教育。
此人出去之后,遇到了一个土著部落,并一直那个部落里生存,所接受的东西也是土著的认知,较为落后和愚昧。
虽然他知道自己出身不凡,知道自己的出生地,可是也仅此而已,从陶罐之中苏醒后,他自身就是一张白纸。
邹正在立造神子之初,就是为了方便其能顺利的融入各个族类,要是有着固有认知,就很难融入进去。
但这也导致了外部环境对于神子的成长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比如这位,因为没有接触过更高等的文明形式,所见所行无不是异神之间的争斗,所以他长久最大的愿望无疑是成为一个神祇,成为神上之神。。
劍道師祖
大唐第一長子 西關鈦金
并且他还认为,自己应该就是某个神祇的子嗣,至少也是受了神祇的恩赐,不然身躯怎么会从陶土化为血肉呢?
张御看着此人,目前看起来,这位也算是最为落魄的神子了,因为身处的群体限制住了他眼界,也限制住了其人的成长。
不过这个神子已经很努力了。
短短几十年里,从一个普通部族民成为了部族中的祭祀,再成了一个最末流的异神,只从土著的角度看,这算一个传奇了。
还不止如此,这位不像瑶璃放弃了原本的灵性力量,所以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同伴,当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进步时,便就前来此处,试图砸坏另一个躯体,好让那个意识不再寻求自我的独立,而是与他彻底融为一体。
这人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张御略作思索了,他此刻也想到了,为什么那些圣者旧派不愿意选择蜕变自身了。因为从过去到如今,特别是在天夏到来之前,地陆上之无论哪个族类,知识和力量大都是掌握在少数上层手中的,在那些祭祀和神裔的手中。
蜕变是彻底收束过去,放任灵性自去寻觅新生,这个过程往往会持续数十上百年,更长时间也有,所以等到最后,到底投入哪里只能任凭灵性自择,自己无从主动挑选的。
那么你怎么有把握自己每一代的蜕变都是落在上层,而不是底层呢?
就算是落在上层,你怎么保证自己在获得完整力量之前就不遇到任何变故呢?
如果一代跟不上,那么你可能连怎么蜕变都是忘了,那是彻彻底底和原来划分开来了。
这恐怕也是为什么他的义父邹正会在某一代的时候选择创造更多的自己,因为当一个自己沦陷尘世后,还有另一个自己可以继续下去。
想过这些之后,他再次看到眼前,这个人还有些用处的,虽然有不少东庭土著融入了天夏,但是辽阔的东庭地陆还广袤的密林深处还有大量的土著,数目根本难以计数。
这些人都被异神和异神神裔控制着,东庭府洲的建立,就是为收拢更多的人口,教化更多的生灵。这个神子现在的身份是土著异神,那倒是可以试着从内部引导,让更多的土著学习天夏的文字礼仪。
他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神子如实回应道:“上神,我叫’库坎察奇’。”
张御嗯了一声,这个名字来自于灵性之言,本意就是“天上之人”的意思,但这个神子本身就是来源于他义父之手,这么算起来,倒也不算太夸张。
他道:“’库坎察奇’,我需要你做一些事情。”
库坎察奇十分恭敬的说道:“请上神降下神谕。”
张御立身不动,一缕气光从他身上照耀出来,并飘入了其人的眉心之中,这一瞬间,库坎察奇立时见到了关于天夏的诸多事情。
他的脸上先是愕然,随后露出惊震之色,再是混杂着懊恼和激动。
他就算成为了异神,可现在也就是在几个万人部落之间互相争杀,和其余异神争夺信徒,而除了这些外,他有很长时间不曾考虑过其他的事情了。
而他根本没有想到,就在地陆西北面,相隔着海洋密林,就有一个繁盛且强大无比的文明存在。
他不由深深伏拜下了身体,额头抵到了地上。
先前他被慑服,只是因为张御掌握了自身的灵性根本,不得不屈服,心里还是带着一丝不甘愿得。
可现在知道了这些,他却是诚心实意的拜服。因为神子和圣者一样将知识看得格外重要,方才是力量上的屈从,而现在却是对于天夏知识和技艺的崇慕。
张御道:“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么?”
库坎察奇恭敬道:“我知道了。”
张御道:“那么你先站起来。”
库坎察奇犹豫了一下,从原地跪伏的姿态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张御,对着前方拱手一揖,行了一个天夏礼。
张御点点头,道:“你去吧。”
库坎察奇用郑重的语气说道:“上尊,我稍候会派遣合适的人前往东庭学习,也会带领部族去沐浴天夏的礼仪之光,请上尊给我一些时间。”
张御道:“我给了你们选择,是否这般做,需要你们自己来做决定,我并不会强求。”
库坎察奇道:“我们不会浪费上尊给我们的机会的。”他对着张御再是一礼,后退几步,便转身离开,身影如来时一般融入了一团光芒之中,便即消失不见了。
张御站了一会儿,往某处看过去,见到了伊初的身影。虽然这一次从义父口中了解到了一些关于“至高”的事情,他现在也能通过灵性之言接触到至高的力量,可是伊初这条线他并不准备断掉。
至高的力量当并不只是他所见到的这些,两人所接触所感应到的至高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既然伊初能感应到,那么他也想看看这一边如何。
转念改过后,他身影虚虚一晃,便自消失不见,而清玄道宫之中,他正身则是自玉榻上站了起来,行出道宫,身上清光一闪,已然来到了清穹云海深处。
他踏入殿中,见陈首执已是在那里等着自己了,便抬袖一礼,陈首执亦回礼。见礼之后,他道:“御今来见首执,是有一桩需早些解决的要事。”
陈首执神情严肃了些许,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元夏那边是不是出现了变数,他沉声道:“张廷执请言。”
张御便说了下自己义父邹正之事,将他的来历大概交代了下,并顺带说了下神子与圣者族类的渊源。
陈首执略觉意外,道:“原来神子还有这等来历。”
张御道:“我义父为怕被过去的族人和另一个自己所寻到,如今躲藏在了一处避世之地中,
但是我义父另一个‘自我’需得解决,御以为,那些侵入天夏的神子,应该就是此人所推动的,这说明此人已然盯上了天夏,根据圣者族类的情形看,这个可能是极大,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将之找了出来。”
陈首执目光凝肃,按照张御的说法,这一位如果受到了圣者旧族的推动,那背后可能有两个拥有上层力量的长者,而不管是不是这样,若是开始动手,那么他们就要做好与这样的敌人对抗的准备了。
他道:“张廷执有什么想法?”
张御道:“我义父与另一个自己是有感应的,他只要一从那方世域之中出来,就能知悉其之所在,这样无非两个结果,其一是引其上门,那么我们直接将之俘获。
但也可能有所疑虑,那就需我们主动找过去了,可不管哪一种,都要确保其人背后可能存在的上层力量不插手进来,这样我们才好做事。”
陈首执沉声道:“我与元夏之战,绝然不能放任这样的力量在后面,也的确是要早些解决。张廷执,你那里可以暂且按压不动,我稍候会向六位执摄禀明此事,寻求一个方法,而后再寻一个详细定计。”
张御道:“那便劳动首执了。还有一事……”他伸手入袖,将那两份讲述如何利用灵性意识的拓本取拿了出来,“这是我义父所录,请首执过目。”
陈首执郑重接了过来,邹正身为曾经的长者,可能亦是上层力量的一员,其所能拿出来的东西定然不简单。
待他将两分密卷拓本看了下来,也是颔首不已。
以他的层次,立时看出了这里面的价值,先不说可行性,其所谓过时的技艺仍旧是牵涉到上层力量,哪怕真的没法投入使用,天夏也能从中获益。
心跳不已!?偶像的情人旅館報告
特别是后一卷,以灵性意识投入元夏之法,他以自身的道法判断,认为这是有一定的可行性的。当然具体去做还有许多困难要克服。
张御道:“义父与我言说,他终归不是修道人,所以这些东西若想顺利使用,还是要我们自己再根据实际情形再做推演。”
陈首执看罢自后,将两卷拓本收起,肃然道:“张廷执,待我见过几位执摄之后,当立时召开廷议,唤诸位廷执来一同商议此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