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踏星 ptt-第三千三百零五章 爲其所用看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当陆隐走入,坐在角落的厄伽陡然抬头,双目狰狞,毫无人性,多年的吸血让他有一种野兽的感觉。
陆隐缓缓接近厄伽,打量着他。
厄伽呼吸沉重,右手仅仅抓着一把梳子。
当初第一次来厄之征伐,厄姬就说过,他们的疯子老祖最在意形象,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梳子呢?”,如今看来果然不错,即便疯了,梳子都不离手。
陆隐对这位疯子老祖颇为尊敬,厄之征伐有家训,“不对我们龇牙,我们绝不动手”,这是一个将对生命尊重刻入骨子里的老祖,即便疯了,也自我囚禁,这样的人值得尊重。
这时,厄伽猛地起身,一手抓向陆隐。
陆隐同时抬手,抓住厄伽的手。
外面,厄难看了心提起来,如果陆隐在这出事,厄之征伐就完了。
呼的一声,厄之征伐震动。
陆隐紧紧抓住厄伽的手,任凭厄伽如何用力都甩不开。
陆隐拥有这方宇宙极限的力量,厄伽即便是始境,其力量也不可能超越陆隐。
要知道,就连唯一真神在平常状态下的力量也无法超越陆隐,除非施展真神自在法或者尸王变。
厄伽低吼,双目疯狂,赤红,另一只手握着梳子砸来,也被陆隐一把抓住。
一个疯了的始境,如何是陆隐对手。
厄伽直接被控制住,随着陆隐用力,震开厄伽手臂,一手压在厄伽肩膀,厄伽背对着陆隐疯狂挥舞手臂,却挣不开陆隐的力量。
这一幕看的厄难不是滋味,堂堂厄伽老祖,竟被陆隐轻易控制。
厄伽老祖疯狂挣扎,陆隐叹口气:“前辈,对不住,晚辈失礼了。”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厄伽老祖的情况,有些无奈,正如木先生说的,外人很难解决,他倒是可以将厄伽老祖体内的力量宣泄,但如此一来,这位厄伽老祖便会失去修为,与普通人无异,而厄伽老祖能否恢复正常还未知。
陆隐沉默片刻,松开手,走了出去,
厄伽老祖只是疯狂嘶吼了一会,冲到门口,又捂住脑袋大喊大叫,最终重新坐回了角落,就这么呆呆看着梳子。
陆隐将自己能做的告诉了厄难。
厄难也不知道如何选择。
如果确保能让厄伽老祖恢复正常,他们厄之征伐愿意,厄伽老祖痛苦了太久,也让厄之征伐痛苦了太久,他们宁愿重新修炼,也不想走这段痛苦的路。
于陆隐而言也愿意为厄伽老祖解脱,这位前辈让人尊重。
但他无法保证厄伽老祖可以恢复正常,如果帮他解脱,他却还是疯子,又有什么意义?如今大战在即,天元宇宙需要厄之征伐的力量。
“如果老祖清醒,宁愿让厄之征伐保留这股力量。”厄难沉声道。
陆隐看着他:“所以厄伽前辈让人尊敬,我也相信前辈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你们,保全这方宇宙。”
“但于我而言,其实多你们厄之征伐一个不多,如果能确定帮厄伽前辈恢复清醒,让前辈解脱,我愿意,就看你们怎么选择了。”
厄难考虑了一会,看向陆隐:“陆主,现在的你做不到,未来呢?”
陆隐目光一闪:“帮厄伽前辈恢复清醒?还能保留前辈的力量?”
厄难点头:“厄之征伐虽然因为老祖,寿命短暂,形成了及时行乐的风气,很多人想逃离,但如果真失去了老祖的力量,厄之征伐就能走出强者吗?”
“我们一族才多少人?凭什么能走出强者?谁也不敢保证,一个宇宙无数无数的人才有多少祖境强者?”
“以前我不懂,现在我明白了,真正看过顶峰,是不愿意去当那蝼蚁的,因为攀登顶峰太难太难,我承认这是自私,但厄之征伐需要这种自私,我是族长,应该带着厄之征伐走正确的路。”
陆隐深深看了眼厄难,想了想:“说不好,未来,或许可以做到。”
“陆主,我以厄之征伐族长的身份,做一个自私的决定,请不要改变厄伽老祖,若未来陆主可以帮厄伽老祖解脱,就帮厄之征伐一把,若不能,就请让厄之征伐继续下去,直到有族长改变决定。”厄难郑重请求。
陆隐点点头:“这是你们厄之征伐的事,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如今既然决定了,那我也要向你们厄之征伐下达任务,这是面对灵化宇宙,集中所有力量的任务,谁都不能拒绝。”
“陆主请说。”厄难肃穆。
“如今你们厄之征伐可以通过厄伽前辈获得祖境破坏力的有多少人?”
“七个。”
“我要五十个。”
偃師妖後
厄难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呆呆望着陆隐:“陆主,您说多少?”
陆隐道:“五十个。”
厄难无语:“不可能。”
絕望的戀人
“为什么?”
“要承受老祖的力量不是被咬那么简单,至少身体要能适应那股力量,我们厄之征伐一个人从出生开始,直到可以承受祖境破坏力,被咬的次数极多,这还是有些天赋的,有些族人哪怕被咬次数再多也无法承受,死去的族人太多太多了,七个已经不少,我最多能增加到十个,需要冒点险,五十个,根本不可能。”厄难直言。
“而且我知道天上宗将一批人送入时间流速不同的时空,但这招对我们没用,我们都只是普通人,甚至不如普通人,有些普通人靠着科技力量能活数百年,而我们只能活两三百年,就因为老祖的力量对我们本身破坏也太大,所以没办法做到。”
陆隐盯着厄难:“有一个办法。”
厄难迷茫。
“生孩子。”
“啊?”
“多生孩子,不断生孩子,你们族人现在有五万人左右,可以诞生七个承受祖境力量的人,如果有五十万人,五百万人,甚至五千万人,那会有多少祖境族人?”1
厄难苦涩:“可厄伽老祖只有一个,而且即便我们真能提升到五千万人,拥有数十个达到祖境层次的族人,但这些族人也只能活两百岁。”
“我不需要他们活到多久,只要保证在开战的时候有这么多祖境族人就行。”陆隐道:“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我发动了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就连叶仵那种共生尸体之法都利用了,宇宙存亡,旦夕之间,去五灵族,发展人口,疯狂增加族人,增加祖境族人,这就是我给厄之征伐的任务。”
“你为了厄之征伐可以自私,我为了我们宇宙,同样可以自私。”
厄难叹息:“我理解陆主的立场,好,我尽一切可能增加祖境族人,确保在与灵化宇宙开战时,让祖境族人数量增加到五十人。”
“前提是你不能去五灵族,我需要一个真正与天上宗一心的族长,不想出意外。”陆隐道。
厄难点头:“我明白。”
整个宇宙陷入了快节奏的氛围,没人知道这种氛围从什么时候开始,只知道不管是资源还是材料,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努力,至于方向是什么,谁都说不清。
能量源,微阵武器,宇宙战甲,机甲等等,还有规矩这种可以寻找序列规则强者的工具,还有金色古文字观想,整个宇宙都感受到了一种紧张的气息。
明明永恒族败了,人类却越发紧张。
数月后,天上宗后山,一个久违的人到来,面朝陆隐,深深行礼:“参见陆主。”
陆隐背对着来人,望着湖面:“多久没见了?银。”
来的人正是银,曾与陆隐一同自地球走出,那时候还有夏洛,露露梅比斯他们,而今物是人非,一个个都不会与陆隐交集,差距太大了。
银笑的眯起了眼,一如往常,让人不舒服,跟狐狸一样:“差不多五十年了。”
陆隐起来,转身,看向银。
一瞬间,难以形容的威势席卷天地,朝着银铺天盖地而来,银整个人趴在地上,承受着这滔天之威。
这股威势别说他,就算祖境都会被压趴下,这是来自这方宇宙最顶尖强者的威势。
面对这股威势,银从未感觉自己这般渺小,此刻的差距比普通人与修炼者的差距还大。
他趴在地上,尽可能想抬起头,却怎么都抬不起来,发自灵魂的恐惧与生物本能的天性让他无法抬头,只能承受这股威压。
陆隐一步步接近银,每一步都似在将银自大地踩入深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很久,也可能是一瞬间,威势消失,只有片片落叶在银头顶飘落。
银艰难抬头,整个人已经大汗淋漓,看着落叶飘下,陆隐蹲下身,看着他:“五十年未见,你提升的很快,相当不错,是植骨人的原因?”
银喘着粗气,看着近在咫尺,却如同天威的陆隐:“陆主想要植骨人做些什么?”
陆隐深深看着银:“那要看你这个植骨人,能为我做些什么。”
植骨人,是银,也是陆隐让他来天上宗的根本原因。
唯一真神创造植骨人一脉,制造了一个骨舟,陆隐也想看看银能做到什么地步,如果也能为他带来一个骨舟,这份力量就太强大了,要知道,当初骨舟内那些强者的骸骨,他可是收着了,当时就想到银。
植骨可以被唯一真神所用,也可以被任何植骨人所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