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627章熱推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面对四尊护法神,倚云公子和奇伯想要上前帮晋安,被晋安拒绝了。
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任何悬念。
直到这个时候,那四尊护法神才反应过来,出现在平台上的这些人很有可能杀死了自己同伴。
他们既惊又怒,惊怒于晋安他们的实力居然可以围杀自己同伴,并没有想到是晋安一个人杀的,然后又怒色晋安的轻视,这是挑衅。
“尽快杀了他们,不要耽误了佛爷的第十世肉身血祭!”在佛爷面具下,传出低沉冰冷的声音。
没有半句废话,四人同时出手镇杀向晋安。
晋安目光沉着,抬臂猛的一震昆吾刀刀身,轰隆!
昆吾刀在空气里震爆出一圈灼热火浪,笼罩在平台周围的一圈火山云如惊涛骇浪般被震开,刹那出现一片真空地带。
那四尊护法神措不及防下,体内血液被震得热血沸腾,像是要燃烧,煮沸起来,肌肉、骨头、内腑都传来刺痛感。
就是这么一顿,晋安打断了四人准备祭出金轮的动作。
咚!咚!咚!
三尺神剑 小说
平台剧烈震动,晋安一步跨出就是丈远,眨眼已经大步奔踏至其中一尊护法神身边,砰!
一个熊靠背,如被极速奔跑的蛮熊撞上,咔嚓,当场传出胸骨塌陷开裂声,那人还没飞出去,又被晋安的鹤云手擒拿住脚踝关节,凶悍砸在地上。
面门朝下的狠狠摔砸在因为血祭满是血污的地上。
砰!
一声沉闷闷响,地上咳出一大滩血迹,脸上佛爷面具碎裂,露出一张砸得血肉模糊成一团,看不出原貌的面孔。
其他三尊护法神此时刚从昆吾刀震荡中恢复过来,压制下体内震荡的血气和脏腑,然后怒喝杀向晋安。
但晋安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他将手里的护法神当作人肉炮弹飞甩出去。
霸道總裁別碰我 佟歌小主
以他如今的肉身强横程度,又是巅峰《十二形》又是巅峰《黑山神功》,都是淬炼肉身的功法,脱胎于普通江湖功法,一臂之力万斤,还没看清,其中一尊护法神就已经被人肉炮弹砸飞出去。
随后又是一个定神劫打向一尊八臂护法神。
那人八条手臂里的其中一只手亮起宝光,想要抵挡神魂攻击,然而他的护魂法器不如之前那尊十二臂护法神的厉害,神魂被定,愣怔原地,就像是中了定身术般,两眼空洞,失去焦点。
虽然他仰仗自身修为,双目神采很快恢复过来,但这时的晋安已经杀近,直接一刀送他步了十二臂护法神的后尘。
噗哧!
人被竖劈成两半,昆吾刀直接震碎漫天血肉尸块,然后又被黑山功火毒内气当空点燃成灰烬。
深知这些九面佛徒子徒孙很麻烦的晋安,招招都是挫骨扬灰,不给死而复活机会。
光飛歲月 小說
这就叫斩草又焚根。
而因为刀势太重,在平台上爆砍出刺目火星。
这个平台受到某种福祉庇护,连昆吾刀都斩不透,也正是因为此才能在火山熔岩里存在这么久而不毁。
这哪是搏杀!
这分明就是不在一个境界的碾压,爆打!
晋安的凶神恶煞,招招凶悍,惊到了平台上唯一还站着的那尊八臂护法神,心底升起寒意。
这是他平生遇到的最大危机,他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以他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八臂飞快掐出佛门印诀。
金刚尊大手印!
八臂齐动。
变化万千。
仿佛千手菩萨降世,演变出了千变万化的玄机,背后金轮绽放大日如来光芒,这已经不是千手菩萨,而是千手如来,仿佛每只手掌都托举着一轮耀目金日太阳,带着惊人的炙热高温。
难怪黑石氏把自在宗当作神明供养,人人都信奉自在宗。
眼前景象,换了别的世俗凡人看见,都要把练了佛门神道的百足人当作千手佛陀菩萨一样祭拜,皈依我佛。
八臂护法神此刻内心激荡,眸光射出炽烈精芒,想不到他一直徘徊不前的境界竟在这种极限压力下得到突破,瓶颈出现了一丝松动,修为更进一步,终于让他摸到了第三境界的门槛!
只要给他三到五年的时间,静心参透今日的领悟,他必能踏入第三境界!成为这个大争之世里的机缘者!
只不过!
他得先度过眼前危机,击杀这一生的强敌!
下一刻,他潜力爆发下,仿佛托举着八轮金日太阳的灼热拳印,齐齐轰向晋安。
面对对方在极限压力下爆发的巨大潜能,晋安面无惧色,在他心脏里又何尝不是居住着一颗黑太阳!
那是颗真正的黑色太阳!
他主动迎了上去,体表肌肤下瞬间遍布黑山内气,但如今的黑山内气是经过鬼母黑太阳神化后的内气,再加上修为大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平台上冲霄而起黑炎风暴,扩散出可怕能量风波宛若黑色汪洋起伏!
火山口里似有一轮黑色太阳升起!
虽没有金刚尊大手印那般绚烂金光,但黑色太阳压下了金轮!
这是晋安带给人的错觉,人依旧还是那个人,只是体内黑山内气如飓风般向外疾速汹涌,膨胀,令整个平台都在颤抖。
这一刻,仿佛来到太阳多如星辰的太古大战之前,苍莽洪荒,两轮太阳相撞,然后炸开,爆发出惊世大爆炸,在火山口里激荡,声势放大,如天雷破音,形成风暴柱冲上云霄,击碎上空火山云。
但覆盖在小昆仑虚上的火山云积压了千万年,火山云太厚了,即便如此也没有彻底击碎所有火山云,看到外界的蓝天。
这是爆发了潜能的两大第二境界强者大战,最终只剩下一颗黑色太阳,随着气机收敛,黑芒与光焰退去,显露出全身肌肉坚胜黑色金铁,闪烁着冷硬肌肉线条的晋安。
至于那尊八臂护法神,在那能吞金化石的温度下,早已灰飞烟灭。
被砸飞出去的护法神看到晋安短短瞬间连杀两人,他没有犹豫,一刀抹开同伴脖子。
伤口很深,切掉一半脖子,力求瞬间毙命。
被杀死的十臂护法神,脖子三百六十度旋转,正脸朝下,后脑勺朝上,两面反转,后脑勺变成正脸,正脸变成了后脑勺,此时他的面孔已不见血肉模糊的凄惨样子,而是变成了欢喜佛面孔。
但这个脑袋咕噜反转的欢喜佛,虽然脸上带着仁慈安详的笑意,两眼里却只有怨恨,怨毒,他挺直站起,一边控制不住的欢喜微笑又一边恶狠狠盯向杀死自己的真凶——
晋安!
此时刚好杀了两尊护法神的晋安,看着最后仅剩的两尊十臂护法神,他目光多看一眼那尊没了面具,一脸欢喜微笑的佛脸:“我曾经杀过两个九面佛的徒子徒孙,我记得他们第一面是真实的自己,第二面是慈悲佛,第三面是笑脸佛,你既不是慈悲佛也不是笑脸佛,所以说,你最少已经死过两次?”
“你看我的目光这么恶毒,这是你的最后一次复活机会?”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不懂汉语,对面并没有回答晋安的问题,而是各拿出一颗玉浆果,打算当场吞服。
但是晋安绝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咣!
咣!
咣!
他大步踏出,一边走,一边连击昆吾刀,以他如今的体魄强度,已经无惧昆吾刀的震荡道韵,起码连击一二十次都能扛下来,不再像过去那般不到十次就已经筋骨开裂,但对面的护法神就没有这么他那般恐怖肉身力量了,三次震击,三次叠加,一次比一次更加霸道,两人都是目露痛苦。
“让我看看你还剩几张假慈悲的佛面!”晋安暴喝,他大步跨出,如缩地成寸,已经奔至近前。
这一声暴喝糅合了狮吼功和伤神劫,虽然两人都有护魂法器,抵挡住神魂攻击,可音波攻击就像是在耳边陡然炸响的晴空霹雳,把正在维持内腑伤势的两人如被当头一棒砸中,两耳嗡鸣,脑袋旋转。
他们也是战斗经验丰富,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了分散逃跑,但是此刻脑袋眩晕的他们就如惊弓之鸟逃窜,慌不择路,被晋安追上,三拳两脚打碎骨骼,震碎全身经脉。
晋安没有马上击毙两人,他还要留着两人审问情报,但是这些护法神的神魂都被人下了禁咒,一旦触及有关九面佛的情报,都神魂俱灭,魂飞魄散,连死而复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看着头颅爆裂的两具无头尸体,在场几人不由皱起眉头。
这个时候,晋安环视平台,寻找央金的踪影,最后他被两样事物吸引,分别是身边那口能合葬六七个人的巨大木棺,以及挂在十巫石像上的一幅画卷。
那幅画卷里画着的是一尊背生金轮,盘坐在莲花上的金身佛祖,正在降服众魔子魔孙,在佛祖座下还有许多莲花宝座,但是那些莲花宝座十有九空,只剩少数几个功德圆满,得功德金身的肉身佛盘坐在莲花座上,帮佛祖一起降服魔子魔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