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713章軍隊回京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李世民在承天宫那边,怎么都想不通,怎么还能没钱呢,朝堂的进项可是不少的啊,整个大唐的税收,八成在民部这边,而且,内帑也是有很多钱,可是现在,民部没钱了,内帑这边也因为支援民部,没钱了,这个让李世民想不通啊。
“皇上,民部尚书求见!”此刻,在承天宫这边,王德进来,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让他进来吧!”李世民点了点头,没一会,唐俭进来了,看到了李世民后,马上拱手。
“又是钱的事情?”李世民无奈的看着唐俭说道。
“是,皇上,臣来会核算了好几遍,今年的亏空大概在800万贯钱左右,现在这个钱,还是没有着落的,另外,远征波斯的军队,马上就要回来了,一旦回来,还需要花费一大笔钱,预计在500万贯钱左右,现在还差200万贯钱!”唐俭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差800万贯钱,怎么会差这么多啊?之前打仗一两百万贯钱就够了,现在打一仗,两三千万贯钱,到底怎么回事,这才几年的功夫啊,怎么相差了十倍以上的钱粮了?”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唐俭问了起来。
“这个臣就不知道了,那些账目都在,臣也看过,好像是没有问题!”唐俭马上拱手说道。
“没有问题?嗯?没有问题,那钱去什么地方了?这些年,朝堂的支出越来越多,每年的支出已经到了1600万贯钱,已经是之前是三倍左右了,而收了多少钱就花了多少钱!”李世民继续不满的说道。
“陛下恕罪,所有的钱粮都是有账本可查的!”唐俭再次拱手说道,从李世民的语气当中,唐俭知道,现在李世民怀疑这个钱到底是怎么花的。
“好了,朕不是说你,朕就是想要知道,为何花费那么大?打一仗,花费这么多钱?”李世民坐在那里,继续问了起来。
“这个臣不知道,如果真的要询问,那就需要询问工部和兵部,作战的物资,都是他们去采购的,我们没明白只是负责出钱!”唐俭站在那里,继续拱手说道。
“那亏空可有办法?”李世民接着问了起来。
“回皇上,只能从各地返税当中扣除,延迟交给他们,这样的话,还能够截留大概100万贯钱左右,但是其他的,也是没有办法了,几个工坊的钱,下个季度,估计也只能分红400万贯钱,这些已经刨除了,还是不够,
所以,臣也发愁,到底该如何是好,不过据臣所知,内帑那边今年分红可能会超过1000万贯钱,如果内帑那边能够支持我们,那还是勉强够的!”唐俭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内帑那边还要支持你们,这些年,内帑给了你们多少钱?本来按照规定。是你们需要给内帑钱的,但是现在,你们居然还盯着内帑的钱了?”李世民一听非常愤怒的说道,
内帑的钱,是可以给朝堂用,但是不能成为必须的,如果成为必须的,还不如直接交给民部呢,何必多此一举!
“这!”唐俭站在那里,没说话了。
“此事,你们民部想办法!”李世民盯着唐俭说道。
“是,可是,臣没有办法了,该想的办法我们都想了!”唐俭马上拱手说道。
“那就继续想,和那些大臣们一起商量!”李世民非常不悦的说道,
唐俭听后,只能再次拱手,然后退出了承天宫,出了承天宫后,韦沉也是在外面等着唐俭。
“如何?”韦沉看着唐俭问了起来。
“诶!”唐俭摇头说道。
“这,你没和皇上说实话,没让皇上去查账?”韦沉继续看着唐俭说道。
“说了有什么用?我们去说了,到时候得罪人的可是我们,就看皇上自己能不能想到这里,这次的钱,被世家和那些藩王分的差不多了,这么多贪腐的情况,皇上居然不知道,还继续让吴王控制的监察院,
诶,算了,你也别去说了,没用,皇上还是相信吴王的,从慎庸那件事上面,你还看不出来?”唐俭继续无奈的看着韦沉说道。
“可是,这件事不是我们民部的责任啊!算了,不说了,皇上愿意把内帑的钱给我们吗?”韦沉看着唐俭继续问了起来。
“不同意!”唐俭叹气的说道。
“不同意?这,整个大唐,最赚钱的生意,除了生铁和食盐,都是皇家控制着,我们民部和工部控制了多少?就是收税,现在钱不够用了,内帑也不支持我们?再说了,如果不是那些藩王和世家,我们民部会这么穷?”韦沉很着急的说道,
他现在是民部左侍郎,唐俭年纪也不小了,估计过几年就能够接替唐俭的位置,而且韦沉在明白的声望也是非常高的,做事情公允,而且前两年从洛阳调回来了的时候,也封了国公。
“别去说,慎庸都不敢说了,你还去说,你以为你是慎庸啊,能够压住那些藩王和世家啊?”唐俭看着韦沉提醒说道。
“我,诶,皇上怎么能够如此对慎庸,为了一个吴王,居然!”
“行了,别说了!”韦沉还在抱怨,但是唐俭打断了他,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两个人说着就是往民部那边走去,
而在长安城,很多官员也是聚在一起了,现在世家的官员比例已经降到了四成左右,而寒门子弟已经到了六成了,不过高级官员当中,还是世家的子弟多,但是那些寒门子弟也是抱团的,他们现在看到了朝堂这样,一些寒门官员也是准备上书了,
而寒门官员的代表,一个是大理寺卿孙伏伽,一个是中书舍人马周,他们可是寒门官员的代表,所以,很多人喜欢找他们。
“这个奏章可不能上啊!”孙伏伽看着眼前几个官员的奏章,叹气的对着他们说道。
“不能上,听我一句劝,如果上了,搞不好就要人头落到,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马周也是坐在那里,看着眼前几个六品的官员说道。
“可是,现在大家都知道,整个大唐最赚钱的生意,都是被皇家控制了,这还不够吗?皇家控制了这么多财富,那些藩王和世家还在朝堂当中瓜分税收,陛下就不管吗?”一个官员房非常激动的说道。
“好了,别上这样的奏章,这样的奏章上不得,让皇家交出那些股份,开什么玩笑,你们也不想想,这些股份是谁给皇上的,是夏国公,我们难道还要和夏国公作对不成?夏国公对我们可不差!而且,这次也是因为反对出征,才落到这个下场,你们就别给夏国公添乱了!”孙伏伽坐在那里,叹气的看着他们说道。
“诶!”马周也是叹气一声,
接着其他的官员,都是非常无奈,牵扯到了夏国公,他们就不想去上了,对于韦浩,他们心里可是佩服的,知道如果不是韦浩,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没有机会为官的,韦浩弄出了纸张和印刷术,还给了读书人这么好的条件,还创办了很多学堂,这几年的每年开恩科,录取了很多学子入朝为官,这些学子也是记着韦浩的恩情。
“真是不甘心,如果夏国公还在朝堂上,谁敢贪腐,就那些藩王和世家,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夏国公还不弄死他们?”马周非常气愤的说道,
当初韦浩怎么收拾世家和那些贪腐官员的,他们可是清楚的,而现在,韦浩已经远在洛阳了,根本就不过问朝堂的事情,现在那些寒门子弟,心里都是堵着一股气,
而那些武将也是如此,这次作战,没人听从韦浩的,造成了战败,有些官员还攻击武将,那些武将现在也只能忍着,谁叫他们打了败仗了,差不多半个月以后,远征的军队,已经回来了,
尉迟敬德带着一些将军,也是抵达了长安,尉迟敬德可是比之前瘦了许多的,人也是苍老了许多,程咬金看到了,都吓了一跳。
而李靖和秦琼他们也是如此,这一仗也就打了几个月,怎么成了这样了。
“敬德啊,怎么了这是,走,去聚贤楼!”程咬金过去搂着尉迟敬德说道。
“诶,不去了,我还要去皇宫复命,我想要问问皇上,为何当初没有听慎庸的,为何不听,而且臣三番五次发回电报,希望撤军,为何没有一点动静,那些电报如石沉大海一般?”尉迟敬德一肚子火啊。
“你说什么?”李靖听到了,吃惊的看着尉迟敬德。
大家的魔理沙
“刚刚进攻的时候,我们进攻的很顺利,但是等我们拿下了六七座城池的时候,敌人的反扑就开始了,那些百姓非常的彪悍,我们和他们的语言不通,我们带过去的那些翻译,也不够,打仗哪有不死人的,那些当地的百姓,就袭击我们的军营,我们的将士那肯定会反杀,
到了后面,几乎整个当地人,人人都有可能是敌人,我们只能屠杀所有能够看到的一切!我几次写电报回来,要撤军,但是电报就是没有音讯,陛下还继续增兵,让臣完全不理解!”尉迟敬德非常愤怒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