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帝霸》-第4594章調侃讀書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帝霸
“姑娘,你看我们这位兄弟如何?”趁着这个机会,算地道人调侃简货郎,说道:“我这兄弟,乃是出身于简家,简家之历史,古老而悠久,乃是可以追溯远古之时,曾为无上效忠。我们简兄弟,乃是简家的少主,独此一苗,乃是人中才俊,气宇非凡……”
“好了,好了。”在算地道人吹捧自己的时候,简货郎立即打断了他的话,颇为尴尬,说道:“神棍,你闭嘴,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叶听容看了看简货郎,也认真地说道:“若是道友真的是想上门提亲,也可以来我黄金门上门提亲,最近我们黄金门来提亲之人,颇多也,道友也可以试试。”
“哪里,哪里。”简货郎反而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干笑一声,说道:“姑娘乃是仙子之姿,我等凡夫俗子之辈,不配也。”
简货郎这么脸皮厚的人,竟然难得不好意思,竟然也会脸红。
“哟,没看得出来。”在这个时候,小璇也不由为之好奇,笑了一下,说道:“原来你也是会脸红的,你脸皮不是很厚的吗?难得,难得。”
“姑奶奶,你也就别调侃小的了。”被小璇这样一调侃,让简货郎更加的尴尬,干笑一声,神态不自然了。
简货郎一直以来,都是脸皮十分厚,而且嘴巴也是特别的贱,往往是得理不饶人,他难得有不好意思之时,或者,在他的字典里,没有“不好意思”这四个字。
但是,此时此刻,简货郎难得是不好意思,神态尴尬,老脸发红。
这个时候,叶听容也是很好奇地看着李七夜他们四个人,她也觉得李七夜他们四个人的关系是怪怪的,看模样,他们之中以李七夜为首,但是,她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从表面来看,简货郎都比李七夜强大,但是,毫无疑问,简货郎与算地道人都是对李七夜恭恭敬敬。
“这还真的可以。”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也点头说道:“简家小子头脑灵活,虽然不是大道远行之人,但是,未来也是大有造化,有大福之相。若是姑娘有兴趣,也可以发展一下。”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简货郎顿时就更加的尴尬了,他老脸顿时通红,红得像红柿子一样,老脸乃是火辣辣的。
“公子,你就别取笑小的了。”简货郎尴尬无比,老脸通红,说道:“就算是小的不要脸,但是,叶姑娘乃是姑娘家,也是要脸的。”
“要脸是重要,性命也重要。”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或许,你们凑在一起,能助她渡过一劫都不一定。”
王太子殿下的毛茸茸隱秘愛人
“公子开玩笑了,开玩笑了。”简货郎十分尴尬,老脸发烫,只好对叶听容说道:“我们公子只是开玩笑,叶姑娘莫往心里去。”
我的1978小农庄 小说
叶听容也奇怪地看着李七夜他们,最后她认真地点头了一下,说道:“若是道友要上黄金门提亲,听容也不会阻拦,或许有些姻缘乃是由天定。”
“这话我爱听。”李七夜笑着说道,点头,说道:“姻缘由天定,那这就看谁是天了。”
“天定的姻缘,乃是可以受到无上祝福。”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打了一个激灵,在瞬间,一个念头在他的识海之中一闪而过。
此时,简货郎神态十分的尴尬,哪里会想那么多,只好干笑了一声,他当然没有想过上黄金门提亲,更没有想过要迎娶叶听容,刚才,那仅仅是好奇上前搭讪而已,没有想到,眨眼之间,事情发展得不可控制了。
大人的防具店
相比起简货郎的尴尬而言,叶听容就从容多了。
“天定姻缘,这是不错的开端哦。”在这个时候,小璇也是有点唯恐天下不乱,拍手,鼓掌地说道。
“好了,姑奶奶,莫取笑我。”简货郎干笑了一声,无可奈何,他本是仅仅想搭讪一下叶听容而已,在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他要上黄金门提亲,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就离谱了。
“嘿,觉得这是不错的一桩好事。”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反而是怂恿简货郎,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说道:“若是这天定良缘定下来了,我给你准备一份厚礼,绝对包你喜欢。”
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难得落井下石,他竟然是难得支持简货郎,好像简货郎要上黄金门提亲,他立即愿意为简货郎跑腿一样,似乎,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比任何时候都要热情,十分看好简货郎与叶听容一样。
“厚你妹。”简货郎瞪了算地道人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你就不能不给我折腾㕕蛾子吗?”
李七夜和小璇说话,简货郎可就是无可奈何,但是,算地道人从中作乱,简货郎能不怼他一番吗?
“唉,不识好人心。”算地道人摇头晃脑,说道:“我乃是一片好意,还想为你们算上一卦,看你们的天缘如何也……”
“行,行,行。”简货郎立即打断了算地道人,说道:“我知道你神棍的算卦了不得,你就别在我身上添乱了,我可不想被你窥得天机。”
一被算地道人说要给他算一卦,要窥他的天缘,这就让简货郎心里面发毛,他可不想知道自己的天缘是怎么样的。
“道友若上门提亲,那也是可以。”比起简货郎的尴尬来,叶听容反而是落落大方,说道:“只不过,婚姻此等大事,只怕也由不得一二人作主,道友上门提亲,成与不成,只怕也不是我们作为晚辈的说了算。”
叶听容举止落落大方,这话说得十分的亮敞,但是,在这话的背后,也是有着深深的无奈。
作为黄金门的千金,她先祖乃是黄金拳帝,她的出身可谓是尊贵了,但是,她的终身大事,也不一定能由她作主,特别是当下情况,风雨欲来,他们黄金门更是在风雨之中摇曳,如此多的大教疆国上门提亲,她的姻缘,只怕真的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甚至有可能,由不得他们黄金门说了算。
“若是小简有兴趣,公子上门提亲,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小璇十分有兴趣喝这一杯喜酒,眯着双眼,月芽眼儿显得十分的凶巴巴的,说道:“公子上门说亲,乃是天定姻缘,谁敢说不,哼,若是都说亲成了,这样的喜酒,本姑娘是喝定了,谁敢造反,本姑娘灭了他。”
小璇那一眯月芽眼儿的时候,一露出凶巴巴的模样之时,瞬间霸气外露,在刚才,她还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在这瞬间,却犹如是凶霸无匹。
就好像是看起来十分可爱萌的小猫一样,在上一刻都是十分的可爱萌,但是,当下一刻露出利爪的时候,才是让人意识到,这可不是什么可爱萌的小猫,而一头洪荒猛兽。
所以,在小璇一眯月芽眼儿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也让叶听容他们觉得,小璇在瞬间就是化作了洪荒巨兽,天地生灵在她面前也如同弱小的动物罢了,在她的面前是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好了,姑奶奶,你就别取笑我了。”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也难得忠厚老实,也不再是油腔活调,向小璇求饶。
“扫我们的兴哦。”小璇白了简货郎一眼,简货朗只好干笑一声,无可奈何。
在这个时候,叶听容不由再一次审视李七夜他们四个人的关系,在此这前,她一直把小璇当作是一个小女孩而已,但是,在这一刻,她意识到并非是这么一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一人走了进来,他一走进来的时候,也不由为之一怔,十分的惊讶。
“公子与诸位道友也在呀,叶姑娘也在。”这个人一进来,看到李七夜他们之后,不由为之惊讶,一怔之后,忙是向李七夜他们打招呼,也干笑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哟,你这个神少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简货郎见到来人,不由松了一口气,有一种脱困的感觉,立即调侃。
这个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太一神少,没有想到分别没有多久,又立即相见了。
太一神少向李七夜行过大礼之后,这便坐下来,向不正经四人组也要了一份零嘴,在叶听容旁边坐了下来。
“神少也是相识。”叶听容见到太一神少向李七夜行大礼,心里面也奇怪。
“是呀,得过公子点拔迷津。”太一神少是一个坦诚的人,一看叶听容,也好奇,说道:“我还以为叶姑娘在宗门之中,没有想到一出来,也遇到了叶姑娘了。”
“我出来散散心。”叶听容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
“哟,你也去黄金门了。”在这个时候,简货郎捕捉到了那么一点的信息。
“是呀,我刚从黄金门出来。”太一神少老实地交待。
简货郎眨了一下眼睛,说道:“怎么,你们太一门也向黄金门提亲了?嘿,我懂了,那一定是你上门提亲。”
歷史之眼
被简货郎这样一说,太一神少就不好意思,说道:“不算是我,是我们宗门的老祖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