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劍卒過河 txt-第2500章 大人物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到底是大族皇族子弟,精英人物,拿得起放得下,一番话直接点明自己的身份,让对方不得不投鼠忌器,然后稍微盘桓几句,等离开了此地再找后账。
也是能屈能伸。
娄老爷呵呵一笑,“皇族?木氏?和老子没关系!但既然来了老子这里,既然求见于我,就不要拿捏身份架子!
在这个宇宙,漫天神佛,妖魔鬼怪……嗯,就没敢在老子跟前炸翅的!”
这可能是个疯子!这是两个大族子弟的头一个印象!但疯归疯,这身本事实在是太过惊人,他们也算是英杰之才,手下六个蓝袍大汉更是顶尖的剑击之士,结果在这个疯子面前甚至连人家的剑从哪里拔出来的都看不到,就直接了账了?
哪怕他们经多见广,手下能人异士辈出,好像也没见过这么超出常理的?就不是剑法,而是妖术反而更让人相信。
主人,嗯,疯子摇摇头,似乎有些不耐烦,“就直接说,找老子什么事?买花可以,借钱没有!
痛痛快快的,老子还有事,可没功夫陪你们玩过家家!”
还是青袍男子,也就是云岭五皇子项翼开口,他在岁末确实也算是个主人,
“本王陪木兄在岁末赏花,偶然路过……”
他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对方眼神一眯,两人就只觉一股不可抵御的杀机迎面扑来,疯子轻轻道:
“说人话!说目的!我都说过了,别耽误老子时间!拿些屁话来敷衍!
说真话,未必有事!再聒噪,就直接把你们做了花肥!”
红色权力 录事参军
敢情这是一头蒙进了黑店?两个年轻人有些欲哭无泪,他们那些在人前百试百灵的倚仗,却在这个疯子面前毫无用武之地!当一个人的武力超过某个界限时,那真的是可以无视很多东西的!
项翼一咬牙,虽然他仍然不相信这人就敢拿他怎么样,但瓷器不和瓦罐碰,
“主人家既然直白,本王也不好隐瞒!
是这样的,本王这兄弟来自燕赵木氏,就是锦绣鼎鼎大名的全真教木氏,只因三月前族中一名子弟在岁末蹊跷落马坠亡,所以木公子就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王是这里的地主,当得做陪!
一番讯问,其实原因好像也不难猜?只这岁末城宰却是推三阻四的,好像其中另有隐情?
所以本王和木公子前来一探究竟,也不是想就做点什么,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何等绝色,竟然能引得如此风波?”
娄老爷眉头一皱,“来看我老婆?这就是你们大族的规矩么?那如果我听说你老婆他老婆皇帝的老婆长得不错,后宫莺莺燕燕十分的美丽,那是不是老子也可以去看看?顺便再鼓捣鼓捣?”
两个青年就只感觉一股怒火从心中升腾而起,这样的言论如果放出去,便十族都不够诛的,他怎么敢!
那疯子仍然如无其事,“你们也不用猜,人是我杀的,四个都是!敢和老子抢女人,不杀他杀谁?
至于人是什么来历,这个不重要?老子在路边踩死一只蚂蚁,需要去查看它是哪个蚁群的么?
好了,既然不是来买花的,该问的你们也问过了,老子这里不留饭,也木得东西来招呼你们这些贵人!”
项翼一怔,下意识道,“主人肯放我们走?”
娄老爷一拍脑门,“对了,还忘了个手续!”
一伸手,掏出两枚榫钉,那是搭花架剩下的,“过来,一人一枚,谁也跑不了!”
两人一见,知道大事不好,就转身要夺门而出,哪里还有机会?被娄老爷逮到,三寸长的长钉,直接从颅顶被拍进脑门,两人就只觉一股钻心刺痛直入脑际,没顶不见,下一刻疼痛的感觉已经消失,知道被人下了禁制,就只觉万念俱灰,神魂尽丧!
厅外有虎妞怯怯的声音传来,“老爷,可要奉茶?”
她心中实在是害怕,因为自家老爷有些不可理喻!她躲在外面亲眼见到两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被踹下小池塘,那地方她已经抗议过多少次了,抗议老爷随地……
后来眼见六个随从也进了客厅,心知不好,在外面急得手足无措!牛嫂两口子正巧不在,夫人在石阵,偌大个花坊,自己竟然无一人可以求助!
想象中一贯嚣张的老爷现在肯定已经被揍成猪头,左思右想,犹犹豫豫中,还是鼓起了勇气在外面喊了一嗓子,也不是就想送茶,其实就是想看看老爷是不是还活着?
她这话音未落,里面老爷的声音中气十足的传了出来,
“不用!他们不渴!”
然后虎妞就看见,贵公子一行八人,灰头土脸的从客厅中走了出来,虽然极力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眼神中的狼狈却是肉眼可见!
他们进来时一个个趾高气扬的,盯着自己仿佛要吃人一样,但现在出去时却没人敢和她一个花坊丫头对视,看得她心中爽快!
这个老爷嘛,平时是嚣张了些,但关键时候还是撑得住的。
然后耳边就听到老爷的大嗓门,“妞子!他们不喝水,老爷我也不喝么?你好歹倒一杯过来!
这倒霉孩子,一点不懂事,都是被那婆娘惯的!”
虎妞一听,立刻炸了毛,她怕这些外面的凶神恶煞,可不会怕自家老爷!
“不倒!我是在这里伺弄花草的,可不是你的粗使丫头!渴了自己倒水去,你自己都说了,花坊里没有高低贵贱,现在就忘了么?”
虎妞扭着还未发育成-熟的小腰一蹦一跳的跑了,留下老爷在房内暴跳如雷,威胁降薪加班晚上不給饭吃,也没什么用,因为花坊上下都知道,老爷的嘴和老爷的人就根本不是一回事!
她要赶紧給夫人送饭去,顺便告老爷一记刁状!当然,还有发生在客厅中的可怕的事!
是不是又要准备跑路了?
夫人的麻烦才解决完,现在老爷的麻烦又来了!
一个是忍气吞声惹的祸,一个是暴力倾向招的事!
这样的主家,还让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