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蓋世 ptt-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暗域寒影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异兽的血脉桎梏,似乎是一种天地大禁,让异兽的生命形态不能彻底蜕变。
如暴熊、灰神鳄、雷蒙兽和三足金乌,全部处于九级巅峰,可它们就是到不了十级,永远达不到浩漭妖神的层次。
浩漭的一尊妖神诞生,整个族群形态都会被提升一轮,族群后代能被称为妖族。
一位妖神出现了,能够光耀整个族群,让一代代妖族后辈,生下来就灵智大开。
从而变得和人族,和天外的那些智慧族群一样聪明。
可天外的异兽,却仿佛被诅咒了一般。
它们不能如浩漭的妖一样,所以妖凤才能一呼百应,让万千异兽主动过来投诚。
她给出的条件很简单,就说能助异兽血脉蜕变,找到了让它们晋升十级的方法。
异兽根本就抗拒不了,只要让异兽看到一点希望,它们便会趋之若鹜,便会倾尽所有,何况妖凤本就够神奇。
虞渊如果也有这样的力量和手段,能够让暴熊、灰神鳄等九级异兽再进一步,他就能打破妖凤统御诸天兽群的局面。
那样一来,妖凤称霸兽群的道路,必然不会如此顺利。
“你怎么突然要做尝试了?”溟沌鲲惊道。
“稍稍有点感悟罢了。”
虞渊咧嘴一笑后,忽然一分为二,那具流转着生命本源气息的阳神,站在斩龙台上方,带着几头异兽渐渐远去。
他本体依旧在开天耀星,还对溟沌鲲点了点头,说道:“我有事出去一趟。”
“你要去何处?”溟沌鲲询问。
虞渊“呵呵”笑着,却没有给出答案,这具本体真身沉落到开天耀星一个幽深洞穴,突然就没了踪影。
“神神秘秘的,不知搞什么鬼。”影族的奥卡菲娜阴沉着脸,心情变得压抑了,还变得疑神疑鬼。
总是担心源界之神会在某一刻,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再次将她奴役。
“异兽的十级之路,他和妖凤两个,难道真能铸造成功?”老蜥蜴皱眉。
“拭目以待吧。”溟沌鲲回应。
……
暗域,虞渊站在一片冰寂荒原。
他眼瞳深处,微小光点闪烁了片刻,慢慢就适应了这个极寒和黑暗并存的异域。
“帮我找到她。”
虞渊将手中的擎天之剑放在半空,飘然落在上方。
剑魂一声低鸣后,就在暗域内飞逝起来。
此剑,在聂擎天陨落后,一直被修罗王萨博尼斯封禁在暗域。
所以它对暗域很熟悉。
也是因为它的存在,虞渊的视线在暗域才能不受影响,他御剑在暗域活动时,魂念向四面八方铺展着,帮助他到处观望感应。
他看到暗域的一些冰冷陆地,有明显激战过的痕迹。
还看到了不少暗域独特的异兽,和一些零星的修罗族族人,修罗族的战士仿佛失去了希望般,都在寻找离开的路。
修罗王死了,阿隆索也死了。
不久前,他们世世代代守护的暗域,还遭受了魔主檀笑天的入侵。
他们还听说“星霜之剑”纪凝霜,在他们的暗域悟剑,就连杀了他们王的那头黄金龙神,也在他们的暗域活动。
原生暗域的那些修罗,渐渐感觉他们家园暗藏着的黑暗和极寒道则,和他们的血脉都开始疏远了。
暗域,慢慢地让他们感到危险和陌生,所以他们纷纷迁移。
“要怪,就怪你们的修罗王,胆敢违背贝尔坦斯的旨意。还有就是阿隆索的贪心和自大,害了你们修罗族群。”虞渊暗暗道。
令人目眩 大正電影的浪漫
如此这般漂泊了一阵子后。
咻!
擎天之剑带着他,终于到了一座绝寒的冰山。
这个白皑皑的世界,到处都是寒冰和冒着冷气的石头,那座冰山只是其中一座,看着不算特别的起眼。
“你怎么来了?”
轰!轰隆隆!
一座座的冰川崩塌,唯有不起眼的那座,依然矗立不倒。
在光滑的山体表面,有一颗颗碎星如光团般浮现,凝做一片旋动的星河图。
“是她了。”
剑魂的声音,此刻在虞渊的脑海响起,旋即便沉寂了下去。
它已完成虞渊嘱托的任务。
“星霜之剑”和“擎天之剑”同出剑宗,这把擎天之剑的剑魂,能感知出自剑宗的一柄柄神剑。
——林道可的那把除外。
它不仅熟悉暗域,且还可以感知“星霜之剑”,自然就能帮虞渊找到纪凝霜。
“我是特意来找你的。”虞渊微笑道。
呼!
从山体表面旋动的星河中,走出了一道提剑的身影,她魅影初始略显虚幻,可很快就凝为了实质。
纪凝霜目显喜色,道:“我近期都在暗域悟剑,外界可是发生了什么?”
她很自然地来到虞渊面前,一点没有娇柔做作,干脆地握住了虞渊的手,明眸如有群星绽放出光辉,白玉般的嘴角轻扬,“是我会有危险对吗?”
她太了解虞渊了。
以虞渊的性格,如果想要依仗她的力量,想请她来帮忙,虞渊反而不会出现于此,既然是亲自过来,一定是担心她有什么危险。
“嗯。”
握着她冰凉的小手,虞渊没一点隐瞒,微笑道:“你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已避过了一劫。但我和祖安谈过,知道你或许还有一个劫难,所以我要将你带到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浩漭么?”纪凝霜奇道。
“浩漭不安全,随我去灰域吧。”虞渊拉着她,就要御剑远行,不打算逗留太久。
“给我说说情况。”
纪凝霜任由他拽着,从脚下的冰冷大地缓缓飞起,显得很顺从。
咻!咻咻!
一缕缕晶亮的剑光,从那些倒塌的冰川内,从大地的深处,从临近的死寂星辰内,拖曳着耀目星光飞出,不断融入到她的躯体。
其中有几条晶亮剑光,落入她的眉心识海,似烙印在了她的神位之中。
那是她新领悟的剑术。
異界超級贅婿
“先是神魂宗的摄魂,似乎想让你跌境,好夺取你的本源,自己去铸造神位。因我将魏卓逼出天外,他临时更换了目标,将魏卓轰杀以后,以魏卓的本源凝结神位。”
“摄魂这么做,是为了和你们的林宗主,在千鸟界一战。”
“韩邈远溜走了,也不知去了何处。根据祖安的说法,该是在某个星空禁域。”
长话短说,虞渊将她悟剑这阵子,发生在浩漭的那些大事,捡重点说了说。
纪凝霜安静聆听,明眸异彩涟涟,盯着他看了又看,似乎好奇他是如何做到的。
雷宗的覆灭,众多修行者的死亡,包括魏卓的死,她似乎都不太在意。
在这点上,虞渊感觉她和林道可有些相似。
一心求自己的剑道,心无旁骛,不管外界王朝更替,也不管众生的死活。
这样的人适合极致的剑道,却不适合成为一方宗派势力的首领,不然剑窟的那些灵剑、神剑,不会更认可聂擎天,而非林道可。
“还有谁想我死的?”
纪凝霜轻轻扬起剑,随意划拉出一片璀璨星河,数不尽的极寒剑光,如群星拖曳着明光呼啸,“能杀死我,能将我神位剥夺的人,我觉得应该不太多。韩邈远,檀笑天来了,我也不会怕。”
她这话透出了很强的信心。
虞渊默然感应,并看着那片剑光星海的运转轨迹,发现他的灵魂意识,体内的灵力和血能,似乎都被剑光星河搅乱,渐渐有些迷糊。
心神猛然一定,他才发现他的肌体和念头,如被剑意冰冻。
于是,他知道眼前的佳人,在剑道造诣上又有大幅精进,明显远超当年的顾星魁,渐渐有望和聂擎天去比肩了。
“是那位妖殿的至尊。”虞渊沉声道。
“她?”
纪凝霜黛眉微蹙,神色变得凝重了许多,“我和她没过节,也没什么来往,她要杀我作甚?”
“祖安猜测,她要谋夺源血的话,可能需要一股极寒力量的帮助。祖安看到了,她在迟勋界栽培蔺竹筠,似乎想要让蔺竹筠替代你。”虞渊解释。
“蔺竹筠?就是你这一世的未婚妻?”
……